活動紀事> 義診案例
 

簡單修行你心裡想什麼就會有什麼

                    文/林明珠

現在的宗教環境確實多元,百花齊放的情形下,維持一個單純美善的心應該還是最基本而重要的

  人間是一個讓人流連忘返的地方,就像一個大劇場,每個人都是觀眾也是演員,舞台上隨時上演著各種的戲碼,大家都認真投身在各個角色中忘我演出。悲歡離合、愛恨情仇…,是非黑白、公平正義,一幕下了一幕又上,樂此不疲,真假難分,忘了或者根本不想脫下戲服回到單純的本來,有時連這個「本來」也成了戲情,想要下戲困難。我為甚麼會知道這個事呢?因為我也演了一個頗為有趣的角色,那就是「修行人」。

寄望超凡入聖

   一般人都會認為修行人是種較特別的族群,他們的言行舉止很容易讓別人感覺到特殊而以另類的眼光看待。我因為從小生長在一個弱勢的單親家庭,母親沒事時就是一串念珠一句佛號,善良輕柔而少言,所說的話大都是慈悲、修行、脫離苦海及一些修行成功的故事,雖然小時候很排斥這種家庭背景,但思想觀念還是受到了熏習,十幾歲時就不自覺的會去觀察留意修行人的特質,景仰又好奇的結果,開啟了探尋宗教領域的意願。

  剛開始時一切都還算單純,除了宗教的基本信條「諸惡莫作,眾善奉行」的實踐外,只會在生活中或一些修行典籍(尤其是佛典)裡尋找屬於心靈的智慧,優遊其間甚為愉快,人生變的簡單而自信,可說是一個活在恩典中的人。但是和世間的許多事一樣,有趣的業餘階段在逐漸深化後,常會轉向於價值的訴求。隨著年歲的增加以及生活的際遇,宗教對我不再只是一種心靈的饗宴,也增加了某些期待,期待不同領域的跨越以徹底解決生命中的迷惘和恐懼,所以故事就變多了;探訪名師、參禪打坐,各種修行方法的運用,寄望有一天可以超凡入……在不知不覺中把古之明訓:「生命的超越是從平凡中去體會的」給忘了。

   某一次一個因緣我在朱老師的一個演講會上認識了朱老師,演講會結束時我夾在許多圍著老師問長問短的人群中聽她說話,朱老師卻一眼望向我說了一句:「你馬上就要出事了」,我的回答很哀淒:「我想也是」。為什麼我也知道呢?因為將近一年的時間裡,我每天照鏡子,覺得這個臉越來越不像自己,不但皮膚粗糙黯淡無光,五官好像都變了形,頸子及臉旁的兩側都是濕症,一塊豆腐吃進胃裡四個小時還消化不掉,身體裡像有氣流晃來晃去的,經過許多醫藥都好不起來,心裡因此納悶。照說修行人不會是這樣的,應該容光煥發、身心輕安才對,我開始懷疑我修行的方式可能錯誤了,但是問題在哪裡呢?找不到。

萬法唯心造

  一個月後我與幾個朋友一起到中華身心靈促健會去參訪朱老師,席間朱老師說:「一切事情都是你的心想出來的,你的心想什麼就會有什麼」,聽到這句話受到很大的震撼,「萬法唯心造」這是句早就知道的道理,今天卻好像是第一次聽到,在一剎那間反觀到自己用心的不單純,雖然我修行的理由是為「利他」,但其實是有所求的,這種心態常會招來許多麻煩。另外還有一個問題就是由於資訊便捷的關係,各種修行方法的接觸容易,在不同法門的取捨與修行中造成內心的拉扯,也會成為心靈的負擔。我就在這樣一個複雜的心態下身心疲憊卻不自知,生病了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真是不為俗事忙卻為修行茫。

  從促健會回來後決定放下一切的修行,心情像陽光普照非常輕鬆,並且開始照朱老師的修行方式修「十字真言」懺悔法,雖然好像也是「修行」,但這次不為什麼,只為回歸做一個單純的「人」,朱老師說來人間就是為了修做人這一課,把人做好了就可以畢業。所以我在做功課時力求單純,沒有目的沒有聯想,當下只是一個開展「真誠信實愛和恕禮善同」的人,那真是一個美善的覺受。慢慢我連不做功課的其他時間,也讓十字真言在內心中緩慢的滾動,真言的內涵不斷的轉換我內心的品質,由內而外,結果我的身心開始有了轉變;最明顯的就是臉轉好了,舉止較以前輕緩,還有一個讓人振奮的事就是變瘦了,真是「萬法唯心造」。

  兩個月後我陪朋友去找朱老師,在去之前我稍微挑選了一下衣裝,目的是想讓朱老師看看這個已經不一樣的我,到了那裡果然不出所料,老師看了我幾次後問我最近有沒有人說你變漂亮變年輕了?我告訴她天天都有人在說,戲演到這裡是變的有趣多了,我知道這是一場人生的戲,我是編導也是演員,台上台下隨遇而安。感恩朱老師的慈悲……盡在不言中。

  以上是我個人在修行路上的經歷,並不表示其他修行人都像我一樣,只是現在的宗教環境確實多元,百花齊放的情形下,維持一個單純美善的心應該還是最基本而重要的吧!

◎本文刊登於覺行雜誌第十三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