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紀事> 義診案例
 

全家人修身心靈保健課程我兒走出了藍色憂谷

               文/ 李鍾渝

作者簡介: 美國國家健康署 (NIH) 曾任 基礎生物科技研究 , 現 任 培植病原學及毒品上癮病人治療技術之研究負責人員


   希望在有生之年,幫助有需要的人認識這樣寶貴的人生課程。

  二○○四年的八月,經過兩位摯友推薦和介紹,我們有緣結識了 朱慧慈 老師。那年多兒十九歲,輟學在家近乎兩年。心情低落,前途茫茫,真不知何去何從。對自己本身和周遭的處境,充滿了疑問。我們全家眼看著他痛苦無望,也不知道如何開導勸慰他。所以全家人陷入憂愁、無助而且惶恐的深淵。

  就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全家人持著姑且一試的心情去拜望了 朱 老師。沒有料到這一次的見面,雖是針對多兒的心病,卻讓我們全家人上了一次“身心靈”的保健課程。不僅多兒在經過 朱 老師的開導後,逐漸開朗快活起來,也讓我們全家有機會接觸到一門嶄新的學問。每天做功課、念十字真言成為我們生活的一環。令我們身心受益良多。

  今天回顧多兒過去四年的經歷,外表看來好像平穩無奇,但是細數這過去的一千五百天,尤其是多兒的心路歷程,卻是坎坷不已,充滿了迷惘和無助。

  多兒自小聰慧、善良,相當有幽默感。他記憶力強,領悟力高,對生靈萬物,充滿了憐憫心。他性格沉靜、內向、而且重感情。回憶起來,他小時候確是沉浸在一個他自己的、和詳、安寧而且無爭的世界堙C他的生活中,有自己的步調,自己的興趣。他自視甚高,對自己有高度標準的要求。那時的生活倒也滿足而且平穩。在外人 和 老師們看來,他似乎懵懵懂懂。可是身為他的父母,卻知道孩子其實是一塊璞玉,對他愛憐有加。

  隨著年齡的增長,他自己的世界也逐漸縮小了,迫使他走入我們這個高度競爭、快節奏、現實的世界。在這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交叉口,多兒迷失了自己的方向,產生了矛盾抵觸。他無法快速地適應,讓他不知所措,讓他不安,繼而產生了焦慮 , 憂躁,恐懼和畏縮。對自己失去了信心。陌生的周遭使他對現況及未來產生了許許多多的疑問。不論在學校內或學校外,他總覺得格格不入。這樣掙掙扎扎地渡過高中的後兩年。

  二○○二年秋,高中畢業,進入了一所小有名氣的音樂學院,主修小提琴。半年下來,發現自己雖然天賦頗高,但是興趣不足。心中矛盾不已。放棄吧,可惜了獎學金,又怕讓家人失望。繼續吧,實在不能強迫自己走下去。一頭鑽進了牛角尖,在這種煎熬下,精神瀕臨崩潰。終於在家人勸導下,休學回家,靜心休養。

  回家後,也看了醫生,吃了西藥,生理上略有幫助,但心靈上仍然充滿創傷,充滿了疑問。掙扎了兩年時間。這段時期中,多兒做過售貨員,參加了一百哩的自行車馬拉松的訓練及比賽,也去大學選了一些比較實用的課程,例如攝影、汽車修護等等。看了許許多多的雜書。其中一本他最喜愛的書是一位巴西作者所寫的小品──冶金術( TheAlchemist) 。描述一個孩子尋找人生目標的經歷,對他的啟示很大。我也陪他一起讀了這本書,卻沒有感受到他的領悟。現在回想起來,可能這個孩子確有一些慧根吧!

  就在這時, 朱 老師來美講學義診。我們陪著多兒有幸地拜見了 朱 老師。 朱 老師在短短三十分鐘內,明確地斷定了多兒內心的矛盾和痛苦,耐心地以交談的方式給以開導,指點了他的迷津。 朱 老師告訴多兒,他前幾世都是修道的和尚,過著出世的日子,這輩子希望能體會人世種種,自然在做人方面要耐心學習,不能心急。

  朱老師要他每日做三至五遍的功課,靜心化解心中的矛盾,想清楚此世生活的目標,不斷進修,以補上一世的不足,並修下一世的福祉。 朱 老師句句中肯,能在短短半小時中明確地斷定了他心病的焦點,而給予開導。對多兒及我們全家有如當頭棒喝。在此之後,多兒回家默想了兩週,恍然大悟,解開了他心中迷惑多年的心結,也給他指出一條道路。

  朱老師並告訴我們多兒是“大器晚成”,不必過分擔心。自此以後,我們回家安心做功課,心中的恐懼、迷惘和不安也逐漸消退。我們全家的生活也有了新的轉機。從二○○四年八月至今,雖然多兒仍然在掙扎學習中,但朱老師和朱老師的話已成為他精神的支柱。

  二○○六年五月,朱老師又來美講學義診,多兒因沒有堅持好好做功課,心中羞慚。一方面希望能見恩師,另一方面卻又害怕見她。 朱 老師心中瞭然,仍然對他慈祥關懷,前年八月時的癥狀,朱老師依然瞭如指掌,記得清清楚楚,並一一加以詳問,比較前後癥狀。更巧的是 朱 老師的下一位病人因故臨時取消預約。多兒有幸地得到雙倍的診療時間。在這次診療中, 朱 老師以手掌拍打多兒的肩背,要他忍耐住疼痛,替他疏通了阻塞。事後,朱老師要多兒回去好自為之,做為勉勵。

  同年八月底,多兒進入馬利蘭州州立大學,選了十五個學分的重頭課。兩週前,看到成績,竟然拿到了 3.5 的平均成績。我們並不是要在此炫耀多兒的成績,只是想告訴朱老師多兒在過去幾年的思索後決定要完成大學課業,如今已兢兢業業地往前走去了。慢慢地、一步步地逐漸學習適應這個現實的世界了,繼續修練他前世沒有學好的種種。對於多兒未來的展望,我們希望他能再度接受朱老師的診療和引導。

  至於做父母的我們,仍然繼續唸讀十字真言,虔心做功課,希望好好地走完這一程人生的道路。也希望在有生之年,幫助有需要的人認識這樣寶貴的人生課程。我們心中更是深深慶幸有緣能結識到 朱 老師,也感 謝朱 老師對我們一家人的關心、開導和指引。

◎本文刊登於覺行雜誌第十五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