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紀事> 義診案例

【罹患運動神經元症九年】 漸凍人陳小姐的告白

原本每個月消瘦 一公斤 的,在 朱 老師的治療下,已維持住不再消瘦;口水也能控制得住了 …… ,這些都帶給我莫大的信心。

我叫陳小姐,現年四十六歲,罹患運動神經元症已有近十年的歷史。記得民國八十三年七月間,突然右手食指不聽使喚,一星期後左手肘的肌肉也開始跳動,我感覺有點不安。拖到八月中旬,才去看台大神經內科,醫生起先說是手肘肌肉稍微壓迫到神經,沒什麼關係;十月間發現左手食指無法併攏,又重新做肌電圖檢查,醫生才說可能是運動神經元症,也就是俗稱的漸凍人,當時台灣約有八百名左右的病患。由於醫生說得不明確,而我又自認為沒那麼倒楣,所以就換到國泰醫院去治療。在國泰作了七個月的復健,沒什麼具體的效果,反而增加了舌頭顫抖的症狀,經常抖得湯汁灑滿衣襟。後來又轉往馬偕醫院看復健科的楊百嘉主任,他幫我做核磁共振檢查延腦,才確定是運動神經元症。於是我開始尋訪民俗療法和偏方,用藥灸治療了八個多月,病情慢慢在惡化中,左右手臂各少掉了一塊肉,手指的力道也逐漸失去了。

然日子過得茫茫然,但我始終保持信心,甚至在家人面前也絕口不提生病的事。我還嚐試過尿療法,雖然味道難聞難喝,總是抱著一線希望!

好心的同事勸我說,民俗療法不能申請給付,還是住院治療比較有完整的病歷,於是我又去榮總重新檢查。高克培主任問我知不知道自己罹患什麼病?我輕鬆地笑著說是運動神經元,他驚訝地說你還笑得出來?如果我是你絕對笑不出來!接著他告訴我說,患者全身會慢慢無力、萎縮、癱瘓,最後只剩下腦部能作用,然後心臟衰竭而死。他建議我可以和病友會的人交換一些醫療心得,不要相信包醫的偏方,那都是騙錢的,錢要留著以備不時之需。我明白那是他的一片好意,但也確實讓我心裡發抖。

從發病至今我都沒有吃過藥,先前是健保沒有給付,民國八十六年四月起健保有給付了,醫生也說吃藥對我有幫助,但我一看說明書上的副作用,有噁心、嘔吐、心悸、頭暈等等,就決定還是不吃藥。醫生得知我都沒吃藥,就建議我把藥轉送給需要的人,以免浪費醫療資源。正好有一病患因為插管的原故,健保已不給付他的藥了,當天我就請同事送藥過去。

隔天同事回報說,對方是一位二十五歲的台大高材生,剛退伍不久便罹患此病,發病才一年多就病危插管。這時我才體會到醫生為什麼說我幸運了,因為我病發快五年了,靠著同事的幫忙還能上班賺錢。

帶病上班這段期間,我慢慢無法騎機車了、無法炒菜了、無法拿筷子了,一直拖到八十八年五月,我實在沒辦法走路了,才辭去工作在家休養。

八十八年六月間,我的小姑打聽到 朱 老師的靈療義診,就帶我來給 朱 老師治療。第一天見面 朱 老師告訴我說,我得的是因果病,由於我前世作惡多端、殺人無數,還強擄婦女,種下了惡因,所以今生要承受惡果。老師希望我能誠心懺悔,配合做功課,請求冤親債主的諒解,她會儘量幫我醫治。我當時抱著試試看的心態接受治療並作功課,沒想到立刻感覺有精神了。原本每個月消瘦 一公斤 的,在 朱 老師的治療下,已維持住不再消瘦;飲食方面不再需要吃剁碎的東西,喝水也不會嗆到了,口水也能控制得住了,這些都帶給我莫大的信心。  

如今我還能在家人的照料下生活著,還能每天作功課,清償前世的因果債,我內心感到頗為安慰。雖然行動還是不方便,講話還是不清楚,但我已不敢奢求了。想想那位接受我贈藥的年輕人,藥還沒吃完就已經過世了,我還不夠幸運嗎?我不知道還有沒有下一個十年,但我確信我會活得無怨無悔!感 謝朱 老師讓我明白因果的循環,也感謝債主們賜予我償債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