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紀事> 義診案例

【逃離「喉氣管軟化」】 是奇蹟,讓寶貝少熬三年罪

兩年多前的一個星期天上午九點多,還賴在床上的我突然間被羊水破裂的「啵」一聲嚇醒,預產期還沒到,羊水怎麼可以破水?慌慌張張起身查看,呼喊老公,兩個人手忙腳亂飛車趕去臺大醫院,陣痛一波強過一波,我心慌的感覺:「孩子真的要出來了!」

到了臺大醫院,老公去停車,我獨自揹著包包進去急診室,陣痛已壓縮到三分鐘一痛,護士馬上推來輪椅,直接送進產房,十一點多,孩子就落地,而孩子的爹才停好車趕到產房門口就見到兒子,一個小小的身子,體重 兩千六百克 ,只比必須進入保溫箱的 兩千五百克 多了一點點。

我們一直認為自己很幸運,雖然孩子八個多月出來,不足月,但是狀況看起來還不錯,而且還不需要住保溫箱。我們安穩的睡著,並且配合醫院的鼓勵餵母乳,每餐耐心地強迫孩子適應母親的乳頭,期待他儘早學會吸吮。

整整兩天了,每一次他的小嘴只是動個兩下就又沉沉睡去,一直沒進食的寶貝出現了抽搐,醫生測量血糖發現實在太低了,於是只好補充葡萄糖加上餵食沖泡奶,餵母乳的心意只好暫時放在一邊了。

後來,寶貝發現有黃疸需要留在醫院照 X光,我先回家坐月子,等待寶貝回家。 五天後,寶貝終於回到了我的懷抱,聞著他的體香和奶香,一種難以言喻的柔情湧上心頭,眼眶和心底都濕潤潤,我相信這湧出來的是母愛,是希望擔替孩子所有的苦難,是願意幫孩子擋住一切的護翼,我相信自己是孩子的守護天使。

寶貝現在是回到了家裡,但我經常感覺他彷彿還在遠方,每一天他都睡得香甜還有酣聲,漸漸地,我覺得酣聲不對勁,乎嚕嚕不像小嬰兒的細微喘息,再加上一百二十 cc的沖泡奶,要餵食一個鐘頭,中途停頓休息的次數愈來愈頻繁,心底的隱憂浮上來。

兩個月後的一個夜晚,我發覺寶貝的胸口彷彿喘著,每十分鐘我就細細觀察一次,比較有沒有不同,我愈來愈確定寶貝是很費勁地呼吸,我看著寶貝輕聲詢問他:「寶貝,你是不是不舒服,要不要去看醫生?」一說完,他的指頭緊緊地握著我,我的心糾結著,細微的心痛傳至指尖,那是憐惜和不忍。

半夜十二點半去臺大醫院掛急診,醫生一看就說要住院,是細支氣管炎,台大沒嬰兒病床,好心的醫生幫忙轉診到馬偕醫院就診,半夜四點,終於瘦弱的小身子在氧氣罩幫助下,安穩的睡著了。

醫院裡規定,四個月以下的嬰兒因為不會認人,加上擔心感染問題,所以一律由護士照顧,家人只能在探望時間前來隔著窗戶看孩子。寶貝住院五天來,我每天盼望著去看孩子,透著窗戶喊他寶寶,孩子真的會辨別母親的聲音,別人說話他一動也不動,我一開口喚他,立刻會轉頭尋找,儘管我們隔著大約 三公尺 的距離。

出院後,寶貝的鼾息愈來愈沉重,喝牛奶時喘氣、換氣,吃東西對他儼然成了另一種折磨。四個月後,寶貝又去住院,這一回又是細支氣管炎。

台大醫生告訴我,早產的孩子的確在肺部及呼吸道方面比較敏感,但是寶貝的喘息和酣聲的確需要再找找原因。經過多方會診,估計可能是氣管軟化,以致氣管容易塌陷,引起呼吸不順,至於吃東西喘息的症狀,確實有異狀,但還要再評估看看,後來我們決定讓孩子做全身麻醉徹底檢查病因,以便需要時給予最適當的照顧。  

檢查結果是「喉氣管軟化」,需要等待自然痊癒,大約三歲以前會慢慢長好,一般孩子多半是其中一項軟化,但寶貝是兩項,醫生說:「父母要辛苦一點,先熬過三年,如果還不行再開刀治療。」聽在我的耳裡,我感受到辛苦的絕不是父母,而是孩子,因為這項「不完全」,讓孩子受到苦楚,瘦巴巴的身子幾時才能見到嬰兒該有的「嬰兒肥」?幾時才能聽見孩子舒服的笑聲?

往後的日子,寶貝幾乎是藥不離身,經常感冒、氣管發炎,症狀沒有絲毫改善,半個多月後,在朋友的介紹下帶著寶貝來看 朱 老師,第一次 朱 老師施予靈療,並給予黃紙置於孩子胸前,回家後症狀立刻改善,睡眠的酣聲小了許多,也比較可以順暢喝奶,看過三次後,竟然完全不藥而癒,這時孩子六個多月大,免除了西醫所預估的「熬」三年。

我不知道這是什麼力量讓孩子痊癒的,但這份感激永遠留在心底。 朱 老師,謝謝您!未知的神秘力量,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