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紀事> 義診案例

[別有天地非人間】 體驗充滿「能量」的新境地

當我看到頑皮、好動、倔強的煜晨接受朱老師治療時,臉上流露出的安詳、自在,眼淚幾乎溢出,那是身為媽媽的我,在養育孩子的過程中從未「享受」過的畫面。

會認識朱老師,是因為同事的介紹,起初是帶著好奇,也是為自己產後多病的身體尋求治療,卻沒想到老師幫了我的兒子,以及我們夫妻一個大忙。和許多媽媽一樣,我為自己多病的孩子不斷尋求援助。我的兒子—煜晨,一出生就是斜頸兒(俗稱歪脖子),這也許不是什麼性命攸關的毛病,但是醫生說如果錯過了嬰兒期的最佳治療時機,恐怕成長後免不了要挨一刀。也就是到了十歲左右,以手術切開拉緊的筋,然而到時候也許已經形成嚴重的脊椎側彎,以及其他無可彌補的身心傷害。我為此向任教學校請了育嬰假,在寒冷的冬天裡,帶著他天天進出醫院的復健中心,看著剛出生不久的孩子,每每因按摩、扭轉小脖子的疼痛而哭到臉色發紫,我的心好痛!

好不容易在一歲左右,完成了醫生安排的療程,煜晨又因肺炎高燒不退,住進了醫院。我 和 先生沒有什麼可支援的家人,先生又正值公司事務繁忙,我只好也跟著「住院」。因為家住新竹,氣候多變,從此煜晨開始不斷地因為發燒、肺炎、過敏、氣喘等毛病進出醫院,健保卡曾經用到了 L 卡。而原本以為康復了的斜頸,似乎又悄悄地復發了。 X 光片顯示已有輕微的脊椎側彎(大約是 5 度),醫生所處方的又是耗事費時復健療程,而這時的煜晨已經三、四歲,根本不願意乖乖躺著讓復健師「折磨」。這當中也嘗試過針灸、穴道按摩等民俗療法,但是孩子都因害怕和無法忍受疼痛而哀嚎不已。

此時的我在身心方面都已經瀕臨飽和,常因為工作、家庭無法兼顧而沮喪不已,對先生也常有許多抱怨,家中氣氛時常陷入緊張。我自己是成長自暴力家庭,在輔導方面略知一二,深知自己正處在一個極度不穩定的狀態。也找過輔導人員和心理醫生,但是生活的重擔並不會因為「諮商、約談」而減輕。我的心中始終充滿了怨懟、苦悶,無法解脫。

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

因此,當許多身心嚴重受創的人,不辭辛苦地來求助於老師時,好強的我以靦腆的心情,把自己和孩子也帶到老師面前。長時間以來,煜晨因為脊椎側彎引起的肩、背酸痛,以及不時發作的呼吸道過敏、氣喘,脾氣時好時壞,個性早熟,缺少了小孩子該有的天真,也增加了教養上的困難。當我看到頑皮、好動、倔強的煜晨接受朱老師治療時,臉上流露出的安詳、自在,眼淚幾乎溢出,那是身為媽媽的我,在養育孩子的過程中從未「享受」過的畫面,我的心中百感交集,好似從混沌之中醒悟過來,「心」終於有了方向。

配合著老師間歇性的治療,我開始做功課迴向給自己和家人。漸漸地,煜晨的身體硬朗了些,個性也逐漸變得溫和、有禮,睡覺時不再經常做惡夢,連一向「鐵齒」的先生,也不得不承認這明顯的變化,先生從沉默、不表態,變得肯定而積極支持。除了配合時間輪流帶孩子到台北治療外,更積極支持我參加「生命諮詢」的課程。

現在煜晨六足歲了,儼然是一個活潑、自信的小男孩,偶而身體略有不適時,已知道要做功課懺悔。而我自己原有的胃痛、腰酸、坐骨神經痛也不知從何時起煙消雲散了,更常暗自慶幸逐漸遠離憂鬱、自卑的生活,有機會體驗充滿「能量」的境地。我 和 先生之間也開始可以談些「生命」的問題,近四十年憂傷、困頓、焦躁的生命,如今常覺撥雲見日,縱有一時的不順,也不再一籌莫展。

近來因參加「生命諮詢」課程,在老師的引領下,對生命有了更宏觀的視野,對身、心、靈的整合,有較多的體悟。深深感覺到這是每一個生命都該嘗試著去開發和經歷的。生命本該被祝福,然而祝福卻化成許多的磨練等著考驗我們。如果不能即時醒悟,積極修行,他日恐怕要付出更大的代價,生生世世都要「重修」。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人間」的風景無限,這一番的經歷卻給我「別有天地」之感,衷心地感謝朱老師以及所有幫助過我和我的家庭的人,也祝福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