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紀事> 義診案例

【慧美的奇緣】 揮別腦中風的陰霾

醫院在兩個小時之內,連發了三張病危通知,一家人都快急瘋了……。

四年前一場突如其來的腦中風,幾乎粉碎了薛小姐一家四口幸福美滿的生活,幸好在她昏迷期間,親友輾轉拜託、聯繫上了朱老師,親自到醫院為她治療,才使病情大為好轉。

薛小姐的先生說:「腦幹出血是很嚴重的中風,我太太的症狀與章孝慈先生類似,只是出血的位置比較高一點。醫生根本沒辦法積極治療,只能控制腦壓、持續觀察而已。我們一家人又著急又恐慌,真是度日如年!醫院在兩個小時之內,連發了三張病危通知給我,我都快急瘋了。」

朱老師的駕臨無疑是黑暗中的一線曙光,果然在 朱 老師的靈療之下,隔天薛小姐就甦醒了,接著住院調養近二十天,薛小姐的妹妹定期來請 朱 老師的黃紙,讓薛小姐枕在頭底下。出院後經過 朱 老師九個多月的持續治療,終於揮別了腦中風的陰霾。目前薛小姐除了眼睛有點複視之外,其他一切與常人無異,可以騎摩托車接送小孩,可以在自己的補習班教數學,更可以為全家編織無數美好的未來。

薛小姐與先生從事補教事業十餘年,育有一雙乖巧的兒女。提起薛小姐突然中風的過程,陳先生感覺心有餘悸,也為自己的後知後覺捏了把冷汗。他說:「整個過程就像普通感冒一樣,有頭痛、有倦怠,然後全身無力,上完廁所之後居然累得爬不起來。」陳先生始終以感冒來解讀薛小姐的症狀,要她上床好好休息,她很快就睡得打起呼來。

「她睡覺一向有打呼的習慣,我已經聽十年了,所以覺得很正常啊!」 陳 先生說:「但是呼呼大睡十一個小時,快要上課了還叫不醒,卻是從來沒有的事!」多虧丈母娘一早送小孩來上課,才發現薛小姐是中風症狀,趕緊送醫急救。昏迷期間薛小姐對 朱 老師的治療一無所知,但復原期間的治療就令她感受良深了。

薛小姐說:「感謝朱老師的賜予,讓我還能活在這個美麗的世界。她讓我的身體從昏迷到甦醒,從不聽使喚到行動自如;更讓我的心情從惶惑不安到平靜安詳。面對朱老師為我所做的一切,實在不是我用感激二字所能表達的。」慧美病癒之後,主動投入博愛國小的志工團隊,為「補救教學」盡一份心力,就是受到朱老師的精神感召。慧美回憶說,剛開始他們夫妻每個禮拜坐計程車去治療,後來狀況好多了,就由先生騎摩托車載著她去,慢慢身體恢復正常、補習班也正常開課之後,眼見朱老師的病人越來越多,就主動把機會讓給其他病患,他們一家人則繼續做功課迴向給有緣的冤親債主。在治療期間, 陳 先生感覺心靈有了莫大的寄託;而太太恢復的狀況也比他想像中要快得多,甚至於在每次陪著太太治療時, 朱 老師有意無意中的開導,讓 陳 先生的想法、觀念有了截然不同的轉變,表現在工作上,就是把補教事業當作良心事業來經營,而不以營利為目標。    

在恢復健康的這幾年裡,薛小姐持續做功課,體重從七十多公斤減到五十八公斤,生活態度也有了明顯的修正。

她感覺人生在世不過數十寒暑,應該以服務人群為目的,將自己的所長貢獻出來。每當人生有所抉擇的時候,朱老師煦煦然無私的形象,就佇立在她眼前,給予她最佳的導引。她心有所感地說:「朱老師真是人間菩薩,燃燒自己照亮別人,是我們從事教育工作者的最佳典範!」薛小姐對朱老師的感念何止千言萬語,但最後的一句:「有妳真好!」卻是最簡潔、平凡而有力的。

陳老先生說,他是因為女兒在 朱 老師這裡學做功課,才與 朱 老師結下醫病之緣。在他中風住院其間,女兒 向朱 老師討來了加持過的黃紙,放在他的枕頭底下,於是很快就得以出院;出院後就在女兒的帶領之下,來給 朱 老師治療。剛開始 朱 老師看他手腳不方便,並沒有要求他做功課,治過幾次之後,他從其他病患口中得知有功課可以做,就要女兒教他也做功課、誦二十字真言。在勤做功課的這一段期間,他的血壓從 240/140 降到 120/70 ,令全家人嘆為觀止,於是他的夫人陳吳 梅老 太太,也加入了做功課的行列。

陳老先生表示,他最精進的時候,每天可以做十二圈的功課,現在則每天做五、六圈,連續三年都沒有間斷。每天早上四點多鐘陳老先生就起床了,做五圈功課大約花一個多鐘頭,接著六點鐘左右出門,到附近公園散散步,活動活動筋骨,感覺一天都很有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