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廣場 > 覺行精選 > 專題報導 >幫助我逆增上緣的人
  

幫助我逆增上緣的人

文:黃慶榮(中華民國保護動物協會秘書長)

沒有他,就沒有今天的我,而我則可能將是帶領台灣流浪動物保護工作找到新的出路的人。


  他在悠悠眾生中只不過如滄海一粟,他的來去,對這個世界不產生任何影響。但如果沒有他,就根本不會有我。而我,可能是即將創造國內動物保護史另一個里程碑的人。之所以會有今天的我,他生前的一言行給了我相當大的啟迪。他就是先父,一個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人。

揍出來的孝子

  台灣光復後的家庭教育,誰家不以打罵教導孩子?甚至理直氣壯的認為「玉不琢不成器」哩!回想我童年生長的家庭,以現代社會的眼光來看,可歸類為暴力家庭。

  據我所知,我是他第三個老婆生的,而且在戶口名簿上登載「經生父認養」,而我後面出生的弟妹,則是婚生子女了!之所以會娶第三位老婆,並不是因為他風流好色,也不是土紳劣豪,而是腦袋中裝滿強烈的傳宗接代觀念。在他三十九歲的時候,我以長子的地位投胎這個世界。聽我母親說,當時還做了足夠發給全村人的「添丁粄」,昭告全村人他喜獲麟兒。除了慶祝我的誕生之外,是否有宣示「不是我不能」的意味,可就不得而知了!

  自我有記憶以來,深深感觸到他很愛我,但是因為我的個性從小就很叛逆,常常做一些很白目的事情,因此對我管教也特別嚴厲,因而挨打成了家常便飯。不過,做錯事情挨打也就自己摸摸鼻子,最讓家人受不了的是,他每天晚餐一上桌,必定要先宣讀一遍「朱子治家格言」,宛如基督徒飯前禱告讚美主一樣。通常625字的朱子治家格言是伴著轆轆的飢腸一起落幕,在我們這群小孩的內心,實在恨透了中國為什麼會出現朱熹?自己管好自己的家庭也就罷了,還要留下什麼治家格言,害得快餓扁了的我們眼睜睜地面對著一桌菜,還不能動筷子,當然的結果就是有聽沒有給他進去囉。或許,在他心中清楚我們都無法實現朱子治家格言中的境地,為我們的將來擔憂,於是在很鐵不成鋼的心情下,只好用嚴厲的打罵教育,希望能適度的遏阻我們的靈魂掉入無法挽救的罪惡深淵。

不符合要求就飽嘗體罰

  不過,他的打罵教育所產生的影響,至今仍在我的心中印下不能磨滅的陰影。人家說「打在兒身上,痛在娘心裡」,可是,他不是我娘,所以我並不知道他打我的時候,心會不會痛?不過,我倒是真的痛徹心扉!因為,當他每次打我的時候,都會讓我感覺似乎和我有仇似的!

  他處罰人的標準很簡單,只要不符合他的要求,就會有人受到慘痛的教訓。例如:他外出做工傍晚回到家,洗好澡,如果晚餐還不能開飯,就有人要遭殃。吃飯的時候,必定藉故讓碗盤與筷子齊飛。閃躲不及者,輕則額頭腫一個包,重者當場血濺五步;要是假期貪睡太晚起床,他真的會讓太陽從屋頂灑下來,曬到你的屁股!他認為,小孩子應該「黎明即起,灑掃庭除」,貪睡就是好吃懶做,日後必定會「臨渴掘井」。因而氣得爬上屋頂,在床鋪的正上方,把瓦片掀開,等待「天財」從那個臨時天窗掉下來!

  記得我國小五年級的時候,晚上去上補習課,有一次下課後,就近到同學家串了一下門,十點多回到家的後果是被倒吊在屋樑上毒打一頓。他倒吊我的方法現代人一定想不到,他用童軍繩,打兩個活結,各自套住我兩腳的拇趾,把另一端拋上去繞過屋樑,然後用力一拉,就這樣把我頭下腳上的倒吊起來,倒吊已經算是處罰了,他還不作罷,拿起藤條往我屁股狠狠的抽打!

  當時我家的床鋪是榻榻米的統鋪,偏偏我常常尿床。尿床不僅會使尿水滲入榻榻米中,讓滿室瀰漫濃濃的尿味,還會讓榻榻米表面的藺草與包在中間的稻草腐爛,形成一個凹洞。每次當我被發現尿床的時候,立即被趕下床,並逐出臥室。幸虧當時家中養了一頭母狗,不少漆黑漫漫長夜是她溫暖的懷抱陪我渡過的,這種恩情,種下了我對狗難以忘卻的情懷!或許這是我日後決心從事獸醫,走上犬貓臨床診療工作,甚至年過半百,還毅然下海從事流浪狗保護工作的原因之一吧!

急公好義固執傳統

  寫到這裡,或許讀者會以為他是一個一無是處的人。事實上,認識他的人都說他為人熱情慷慨,急公好義,是個值得交往的朋友。

  他民國二年生於苗栗南庄,我小時後,從他口中知道,他在襁褓期間,他的爸爸就遠離她們母子,十三歲以後就過著四處流浪的生活。很遺憾,我並沒有問他小學有沒有畢業?但是,相信他在拜師學藝期間,一定被逼讀了不少詩書與中草藥方劑,不然,他怎會對中藥方劑學那麼熟悉?

  他拜師學的藝叫做「閹割術」,也就是現代獸醫學中的「絕育手術」。當時養豬、養雞、養牛還都是家庭副業,飼養的期間都很長。為了肥育,不論是公、母豬、公雞、公牛,都會把他們一律閹掉。我們一家八口人,就是靠他這門技術賺錢維生的。不僅如此,他隻身漂流到屏東鄉下落地生根,他的積蓄除了買地蓋房子外,還陸續買了一公頃的農地。

  若說柴松林是現今道德重整委員會委員長的話,在當時,他最起碼也排得上委員之一。民國四十四年,我唸初中三年級的時候,便向同學要了數百株檳榔苗與蓮霧苗,計畫把它們種在農地四周的田埂與斜坡。一方面做水土保持,減少崩塌,一方面也希望日後能採收檳榔與蓮霧增加收入。可是,他卻預期在這些樹苗長大後,樹蔭會遮住稻苗吸收陽光,因而影響鄰人稻穀收成,於是禁止我做這件雖可能利己,卻必定損人的事情。更何況,在他堅定不移的信念中,認為檳榔和蓮霧不能當飯吃,土地種植不能當飯吃的植物是觸犯天條的大忌。

  結果僅留下少許檳榔苗種在坡坎及緊臨大水圳的田埂上。過了四、五年之後,雖然發現不過採收幾十株檳榔所賣的錢,竟然比田中的稻米還豐碩,可是他依然不改原來的觀念,復加上一句話:「等著看這些種檳榔與蓮霧的人,在掉價的時候,挖檳榔樹和蓮霧樹頭的狼狽樣吧!到時候,他們的土地會被檳榔樹根或蓮霧樹根破壞到連稻米都無法種植。」很不幸,他的預言到現在都沒有出現!

  他的預言沒出現也就罷了,可是卻斷送了我家日後發跡致富的機會。如果當時放任我種植檳榔和蓮霧,而不是繼續種稻米,今天我家可就不會如此落寞。以我的聰明才智和經營手法,早就成為檳榔和蓮霧達人了;他也不會因為民國五十年代末期的氣候乾旱,稻米連年欠收,背負債務,在民國六十年冬天走上絕路!

青勝於藍,就是要超越父親

  三十多年了,他對我呵護的恩情,我從沒忘記,但是他打人的兇殘形象,也從沒在我心中卻除。也因此而隨時警惕自己,以他作為借鏡,婚後縱然再生氣都咬牙忍耐,絕對不動手打老婆和小孩,這是我結婚快三十年期中最值得欣慰之事。也因為要抒發心情的壓抑,大自然成了我發洩的對象,逐漸爬山、下海、聽音樂、拍照、讀書、旅遊、塗鴉變成我的嗜好。

  在此要交代一下我走上臨床獸醫這條路的原因。他相當聰明,因而常常罵我笨,在我幼弱的心靈中備受打擊。於是暗自發誓,一定要在相同行業中打敗他,但是那時候,學校教育中已經沒有「閹割科」了,於是我初中畢業後,報考屏東農專五年制獸醫科,誰知道,在我還沒畢業,根本還沒來得及出手打敗他,他就自己結束了生命!

  年過半百的我,在都市叢林的台北,甚至在台灣的臨床獸醫界中,雖不執牛耳,卻也算得上頂尖高手,可是又有何意義?如今深深了解,人最大的敵人是自己,要勇於隨時挑戰自己,讓今天的我勝過昨日的我,人生才能不斷成長,才有活著的意義,而不是和誰比。

  長期從事狗貓臨床醫療,狗貓可以說是我的衣食父母,可是台灣的狗貓生命卻很少受到國人的尊重。雖然在之前很多愛心人士紛紛投入流浪動物保護的工作,也設置了流浪動物收容所安置他們。可是這些可敬的前輩們,大都感情勝過理智,她們心中唯一的願望是讓這些流浪狗活著,卻不衡量是否有足夠的場所容納他們?是否有足夠的經費與人力照顧他們的生命?於是民間的流浪動物收容所不僅財務極為窘困,且成為鄰近居民抗議的對象,無不欲去之而後快。

  民國九十一年元月一日,毅然下海接掌負債累累、隨時可能解散的中華民國保護動物協會秘書長職務,秉持「國課早完,即囊橐無余,自得至樂」的心,四年多來,全心投入流浪動物收容所場地規劃與管理,不僅讓流浪動物收容所逐漸宛如一座花園農莊,也建立了專業化管理制度,更把這些社會視為垃圾的流浪狗給予訓練,賦予他們新的生命價值,讓他們重新進入人類社會,成為人類的好幫手,這件工作在國內是嶄新的里程碑,不僅能拯救更多無辜的生命,幫流浪狗找到生命中的立足點,且能訓練出不少狗狗訓練師,幫他們找到第二專長,在全球化衝擊中,為本地產業找到另一個出路。

  沒有他,就沒有今天的我,而我則可能將是帶領台灣流浪動物保護工作找到新的出路的人。

 

 

促健新知
專題報導
焦點人物
心靈分享
另眼看世界
義診室留言板
養生館
健身館
心靈館
美容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