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廣場 > 覺行精選 > 專題報導 >雷倩的姻緣路
  


雷倩的姻緣路

文:陳淑蓮

兩個志同道合的人相遇於姻緣路上,就像共享並轡而馳的歡愉,覺得有意義的生命充滿了愉悅。


  國民黨立委雷倩找到婚姻第二春,她和新黨顧問,也是在雷倩辦公室擔任主任的張建農,公證結婚了。

命運的線索 ── 一張沙發的因緣

  雷倩(Joanna)和張建農(Spencer)過去同住在紐約曼哈頓的天空下,辦公室分別在第六大道上的48街與54街,僅差六個街口,Spencer常到雷倩斜對面的大樓洽商,雷倩當時是美國份量最重的華人學術團體「美東華人學術聯誼會」會長(可是Spencer從不出席),彼此依舊不認識。只有一張沙發在Spencer離開紐約時轉手,最後漂流到雷倩的地下室遊戲間。像是電影劇情中兩個人在城市的街口交會穿梭,在不同時期坐在Spencer的沙發上,然而見不著即見不著,命運牽繫著隱含的線,直到有一天相遇。

尋找生活中真實的價值

  與雷倩相邀的採訪時間已因故延遲,過了正午,助理解釋雷委員有場極重要的集會遊行法公聽會『無法早退』!也邀我前往紅樓一瞧。剛進門即聽見清晰具穿透力的聲音『我們都沒有辦法像陳金珠一樣一躍而下,但她藉由自己的生命,喚醒人民要捍衛是非公理......。』現場靜謐的氣氛中含納一股凜然大氣,雷倩的話語擲地有聲,鏗鏘有力。

  稍後的訪談知悉雷倩從小的信仰、家庭與教會對她的影響,像山中縱貫的綾線,牽引她一生的命運起伏。

  「我從小就是童子軍,童子軍的銘言:準備、日行一善、人生以服務為目的。最後是大拇指握著小拇指。」雷倩扳弄手指,一臉的認真:「這叫做『濟弱扶傾』。從西方的大傳統延續下來,用簡單的話告訴年輕的小朋友,你有愈多能力就要服務越多的人。」

  長年生活在美國,雷倩指出西方文化傳統有一個深刻的標準:「貴族(NOBILITY)不是奢華享受的人,而是要為境遇不如他的人,擔負責任。當一個人享有特權時,更要為權力不如他的人負責。」然而回到台灣,雷倩最痛心的是看不慣些人一有富貴金錢或功名權位,立即翻轉變成上等人,頤指氣使,直接摧毀人與人之間的平等與尊嚴。

  而在西方社會的氛圍下,可以看到比爾蓋茲、巴菲特捐錢回餽社會。也看到許多上流階層的貴夫人,積極投身參與慈善公益服務。「即便那是一種虛偽的社會壓力,但那社會壓力的標準是,你做一個有錢人,你就要服務窮人。」

  雷倩也例舉了一位ABC的老闆,他的女兒在雷倩看來是漂亮貴氣、嬌縱的大小姐。而每週三她遠從康乃狄克州坐火車前往曼哈頓,到一個最貧窮的區域給遊民打熱湯的SOUP KITCHEN,因為她的父親說:「這是我們一定要做的事。我們有能力捐很多錢,但妳還是要到第一線服務,妳才跟這個社會不同階層的人,有真實的接觸與關係。」這是雷倩在生活中看到的最真實的價值。

  而人生的價值觀,遂成為雷倩姻緣路上,最鮮明的標竿。

第一段婚姻:生命航道的分歧

  曾經,雷倩是拎著兩只皮箱隻身橫越太平洋負笈異域的學子,赴美十年後與第一段姻緣的李宏志(Peter)從非常要好的朋友開始,邁入婚姻。

  Peter是雷倩在異國職場能奮鬥前行的重要支持者,永遠為雷倩每一階段的晉升和付出感到驕傲!兩個人都是旅居美國的專業人士,沒有小孩但養了一隻可愛的小狗Todi,過著郊區優渥頂客族、顧好自己的生活,閒暇之餘不忘社區參與以及社會服務,雷倩說她與Peter是『兩個好人』!也以為兩人就會如此天長地久下去。

  然而個人的命運與抉擇交織著大時代的變遷,雷倩的生活隨著世界政經局勢經歷巨大變動:1996年ABC公司被迪士尼以一百九十億美元併購,雷倩選擇離開,在同儕中第一個遞交辭呈。之後出任霸菱亞太董事定居新加坡,因而與Peter相隔遙遠兩地。回台後,公司於香港上市最終未成、父親身陷囹圄、參加經發會搶救經濟、投身參選立委高票落選,這段外人看來艱困、雷倩稱之為風起雲湧的期間,生活上漸漸與Peter一致性脫離,彼此對生命的基本態度產生差距,尤其在她參選立委之際是最大的歧異點,Peter整整一個月沒和她說一句話。

  「這些年可見Peter在專業上協助科技網路、電子商務與法規突破等等的貢獻。但是我認認到自己對台灣的憂心不是產業經濟內部因素。」曾擔任國際策略投資的雷倩,在上游整體俯瞰亞洲金融環境,使她更在乎上層的政治結構破壞經濟整體發展。

  「我們面臨的不只是政治光譜上的立場差異,而是觀念上細微卻影響巨大的分歧。從小父親給我的觀念,不管你的力量有多小,你都可以想辦法改變現狀,為大局努力。面對不義,你選擇的態度是起身反抗或是隱忍不語?國家向下沈淪的過程,身為小老百姓,到底這該不該是你的事情?」

  八十三天營救父親雷學明的過程,讓從小生長在中產階級軍公教家庭的雷倩,親身感受台灣社會底層的百姓,若是遭受經濟、司法、政治的壓迫,更是沒有能力去抵抗的無力與辛酸。「如果所有有能力的人都不肯替其他人抗爭、濟弱扶傾,那些無力自保的人就是遭受更大的痛苦和打壓了。」

  雷倩以行動回應父親和時代的召喚。然而許多人對於女性闖蕩政壇帶著臆測與擔心。Peter的反對使得兩人在婚姻路上對生命志業的價值產生斷裂。「儘管不認同,那時他也曾陪著我到市場拜票」,雷倩很感動當時Peter為她所做的嘗試與付出。彼此努力後,與Peter的生命理念有所出入,「最後我們發覺,作朋友比做夫妻適合。」

  回顧十多年的生命歲月與Peter相行,兩個人共同經歷與陪伴彼此的平凡或喧鬧。雷倩提及此時帶著珍惜與祝福的眼淚,但就像兩艘獨立的船隻在人生的河流航行,在時代的波濤潮湧中相聚首,航到下一個渡口,彼此又各自往各自生涯的航道繼續前行。

  「這不是Peter不好或我不好,我們兩個人都無法說是誰錯了。」雷倩走過因緣聚散,在關係中的成長使她期許自己是新世代的典範:「我和Peter現在不做夫妻,卻是很好很好的朋友,像親人那樣互相的關心、關懷的關係。」

第二段婚姻──生命志業的伴侶

  因緣際會,命運開始運轉,把雷倩和張建農之間的一線因緣續起。雷倩回憶:「認識張建農是回台後2002年的市議員選舉十月,我們都是幫忙搭台子的人,要開很多工作會議、做造勢活動。張建農是新黨顧問,郁慕明當時介紹:『這是我們張顧問!』」白手起家,做過小職員也擔任到大公司董事長的張建農和雷倩個性都很獨立、穩定。「我們就像"Story of O"的圓與缺角,共事後發現密合度很高。一起滾動(工作)起來很順利!」

  兩位年過半百的人都是第二次的婚姻。對於能遇到張建農,雷倩說是「超級運氣!」--Spencer的「憂國憂民」,彼此努力的目標與方向一致。而張建農遇到雷倩這樣「一個不太愛錢的人」,兩人都已不再在意追求個人財富的積累。曾結交與周旋於富商巨賈的雷倩說:『肚子裡早就裝過世界各種最好的美食與美酒』;而張建農也過著早起睜開眼,想著要去那個國家打高爾夫球的日子。現在兩個人很平凡常常吃台灣小吃餃子,因為生活中有更重要的志業!

  形容自己過去像是獨自騎匹馬,雷倩在美國與亞洲負責通訊媒體的科技投資期間,一年旅行200天,來往過境不同的機場與旅館,一個人拉著行李箱子就跑,獨立處理完成自己的事情。現在與張建農兩個志同道合的人相遇於姻緣路上,就像共享並轡而馳的歡愉,為國家之事奔波了一整天,覺得有意義的生命充滿了愉悅。

  回看來時路,對於結婚、離婚與再婚,雷倩表示:「我從不認為進入婚姻會是無聊的事,我一直對婚姻中彼此經營關係,很認真也很浪漫。但年紀長了,瞭解"Forever"要有很多條件,不是每個人都很幸運能長久永遠。但如果因為畏懼不能天長地久,而停止去追尋幸福,那會是更大的損失。」雷倩鼓勵她身邊年齡相似的單身女性朋友,在生命中開放自己去冒一點險,容許他人進入你的生命,一同在關係中相會、探索,分享與成長!
    

   訪談結束前,雷倩邀請張建農出來。黝黑的皮膚,寬宏低沈的嗓音,看起來飽經生命的歷練與沈潛,沉穩中蘊含這一世代生命拼搏的韌性與不羈。我問及第一眼相見的感覺,雷倩捏捏他的面頰,像回到調皮年少的一身輕盈與浪漫:「第一次看到他時,他以為每個人都識得他,我不清楚他是誰,只覺得這個人怎麼這麼臭屁!」兩人相視一笑。

  命運牽繫著那條隱含的線終於將兩人拉近並且顯現它的命題:源自於生命歷鍊後,對政治與人生的理念相同、相知相惜。他們結婚的帖子上寫的是:

『 加起來超過一百歲的兩個人
  各自繞過大半個地球
 在台灣最混亂的年代
 不計自己力量的微小
 決定共同改變世界一點點 』

  生命是一程美好的旅行,祝福雷倩與張建農!


雷倩──
帶劍江湖豪邁行

  「雷倩非常有愛心、非常有信心,而且性格堅毅,有一次她不小心把公車票弄丟了,卻沒有向老師報告或向同學借,一個人從民權路中山國小走路回到大直海軍眷村,走了好幾個小時,那時她好小,六歲不到。」雷倩的父親前海軍艦管室主任雷學明中將曾經這樣回憶。

開展女人的生命風景與事業版圖

  小小雷倩這麼一走,跋山涉水,「擊壤歌」中那個剛毅的喬(註1)橫跨了大半個地球,闖盪到了紐約曼哈頓中城高聳比鄰的玻璃帷幕大廈,在那個當時象徵全世界媒體霸權的ABC(美國國家廣播公司),37歲就一路向上爬升成為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副總裁,也是唯一亞裔女性副總裁,在美國媒體界響叮噹。

  但是台灣民眾認識雷倩,卻是因為父親雷學明將軍因拉法葉案遭起訴,她雖非法律科班出身,但在法庭上以父親輔佐人角色代父發言,其敏捷的思路與口才讓不少人驚艷。在她主持的「雷倩ICQ」現場Call-in節目中,她屢屢層次清晰地分析各類財經議題,讓人印象深刻,海內外財經科技名人都是她節目的座上賓。

  陳文茜也曾說到這個與她同年,台大同屆,從小就忠黨愛國的女孩:「雷倩穿著工整的鞋,而我則曳著邋遢的拖鞋,兩種截然不同的人生就這樣一步步地踩了四十多的年頭。為我們那一代活在戰火、在女性自我、東方、台灣、中國尋找中的女孩,留下一個注腳。」

  60年代戰後的台灣是社會風雨飄搖、政經動盪不安的島嶼,歷史變遷中女性的角色擺盪於留守家庭婚姻之內、或開始走出台灣,去面對快速變革的世界席捲的挑戰。在那個世代有充沛文化滋養,努力奮發而嶄露頭角的女性,跨出了步伐,選擇了不同以往的社會定位開展他們的生命風景與事業版圖,在個人小歷史與大時代交疊編織中為一個世代作見證。

  雷倩生長於台灣,198O年台大外文系畢業,一年後負笈美國長春藤盟校賓大,生涯抉擇因指導教授鼓勵『到實務界歷練!』而放棄當時全美排行第三的德州奧斯汀分校教職,進入ABC紐約總部,六年多的時間,從最基層的廣告編審做起,歷練研究發展總監與策略投資部門,以年僅37歲的年紀躋身成為ABC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女性華人副總裁。在父親的期盼下:「妳是國家培養的人才要回來為國所用」,與時時叮囑「誰來救國?」下,雷倩完成博士學位,十六年後重返亞洲,轉戰國際投資機構,出任新加坡霸菱亞太董事合夥人,1997年目睹亞洲金融風暴,深思社會經濟議題。而後回台出任太平洋聯網副董兼CEO,2001年父親捲入軍購拉法葉弊案遭檢調收押禁見,雷倩多方奔走,營救父親的過程深刻體認社會上有很多不公義之處及無力為自己平反之人,毅然決定辭去商職,挺身參選立委,生命轉進成為一名專業政治工作者。

  在時代的衝擊中不斷的自我超越,在現實環境與專業領域中與男性競逐脫穎而出。而婚姻之於雷倩,如同她別在胸前的藍絲帶與十字架,象徵基督徒許願的允諾和信仰:「婚姻是設置在人世間最重要的機構,是兩個不同信念的家庭得以結合和學習鍛練」。儘管人生波瀾起伏境遇轉折,婚姻在生命河流轉彎處,面臨價值觀激烈的碰撞與抉擇,面向更廣闊的大海,雷倩不畏懼也不輕易妥協,突破世俗對女性處境的束縛和認定,勇敢地追求幸福!

(註1)雷倩的英文名子是Joanna,與作家朱天心高中同窗,朱天心的「擊壤歌」裡頭的人物喬就是雷倩。

 

雷倩小檔案

學歷:
北一女中
台大外文系
美國賓州大學安娜伯格學院傳播學碩士、博士

經歷:

台灣霸菱投資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
新加坡霸菱亞太通訊投資董事合夥人
太平洋聯網科技副董事長兼執行長
美國ABC廣播電視網總公司副總裁
國建會總領隊
經發會諮詢委員

現職:
國民黨籍立委

著作:
帶劍江湖-太平洋聯網CEO雷倩的生涯路

 

促健新知
專題報導
焦點人物
心靈分享
另眼看世界
義診室留言板
養生館
健身館
心靈館
美容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