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廣場 > 覺行精選 > 專題報導 >勿以惡止惡、應以善服惡
  


勿以惡止惡,應以善服惡

文/高少凡教授(銘傳大學國際事務研究所所長)

當今的人類社會,是否確實遵守上天的旨意,彼此以愛相待,以善止惡?


  身心靈促健會的朱慧慈老師,曾在其一篇有關【姻緣是否天注定】的專題報導中談到,並非所有的婚姻都能琴瑟和鳴、幸福美滿的,但是人們必須學習用愛來包容及寬恕對方,才是婚姻的長久之道。她說:「婚姻的這門學問是地球人學習的四大功課之一。」而透過婚姻關係的學習,「可以讓雙方在其中清償了彼此的相欠。」她進一步提醒我們要「善緣善了,惡緣也要善了」才能完成我們此生最大的功課。文章中朱老師其實已清楚的提出了「愛」、「包容」、與「寬恕」是維持良好婚姻關係,並能將惡緣善了的根本之道。

  不僅婚姻這門功課是如此,舉凡人際關係的協合,族群關係的融洽,乃至於國與國之間共存共榮關係的建立亦是如此。這「愛」、「包容」、與「寬恕」恐怕更是人類社會是否能和平共存化解衝突,而不至於走向戰爭,終至自我毀滅的唯一選擇,也是我們必須努力學習的方向。

  聖經上說:「要愛你的敵人」,又說:「不要與惡人作對,有人打你的右臉,連左臉也轉過來由他打」。佛經告訴我們「忍辱」與「慈悲」,而中國的古聖先哲亦強調「以德報怨」。可見數千年前,上天就已經教給我們化戾氣為祥和的一個根本方法,那就是「勿以惡止惡,應以善服惡。」然而我們不禁要自問,當今的人類社會,是否確實遵守上天的旨意,彼此以愛相待,以善止惡? 還是我們正走向一條違反天道、自我毀滅的道路?

盧安達種族大屠殺事件 三月內百萬人死於非命

  就在十二年前,在非洲中南部一個於六○年代新興獨立的小國盧安達(Rwanda),發生了一件自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最慘絕人寰的種族大屠殺事件。

  一九九四年四月六日,一架載著盧安達和浦隆地(Burundi)總統的座機,在盧安達首都奇哥里(Kigali)上空遭火箭擊落,兩位元首同時罹難。在盧安達大約八百多萬的人口中,有百分之八十五的人口是胡圖(Hutu)族人,百分之十四的人口是圖西(Tutsi)族人,而在空難中罹難的盧安達總統哈比亞利馬納(Juvenal Habyarimana)正是胡圖族人。四月七日空難新聞立即在盧安達境內引發了胡圖族與圖西族之間互相的猜疑,再經由胡圖族內少數極端野心份子刻意的挑撥與煽動,從而爆發了一場規模空前、舉世震驚的種族大屠殺。

  幾天以後,圖西族的女總理和三名部長遭到胡圖族士兵的殺害。此後,不到一百天的時間,胡圖族的軍隊和民兵對於圖西族人不分老弱婦孺,一率屠殺。在短短不到三個月內,先後有將近一百萬人死於非命,而其中被殺害的,有百分之九十四為圖西族人。可悲的是當盧安達陷入了瘋狂的種族屠殺時,世界上,竟然沒有一個國家伸出援手,尤其是聯合國,以及美、英等西方大國均冷漠以對、袖手旁觀。

  屠殺事件發生後的十餘年間,各地的政客前往盧安達祈求倖存者的寬恕,並一再發下“Never Again”的誓言。二○○四年三月二十六日,聯合國祕書長安南(Kofi Annan)在紐約聯合國總部舉行的「盧安達大屠殺十周年紀年會」上發表談話,並呼籲國際社會採取行動,防止盧安達大屠殺事件的重演。

  儘管盧安達事件的發生,有其過去歷史上種族矛盾與不平的因素,然而至少仍有下列三種意涵,值得我們後人的警惕:

(一)這次事件的發生,在短短一百天之內,造成了近一百萬人的死亡,可說自二次大戰以來,人類社會所發生的最嚴重的種族滅絕屠殺事件;

(二)這次事件的發生,全世界竟然沒有一個國家,曾試著伸出援手,尤其是聯合國,以及英、美等西方強權,均有各自利益的考量,冷眼旁觀,而未能即時阻止大屠殺的發生;

(三)由事後的資料顯示,此次事件的發生,並非直接由種族的矛盾與衝突產生,而是國家機器,借由「國家利益」之名,從中央到地方的政治動員,故而造成屠殺效率出奇的高,並且在屠殺的過程中,任何反對的聲音,以及人權的保護者均遭受到無情的攻擊,而噤若寒蟬。因此,這次的事件,可說是種族極端份子,借由國家機器,所精心策劃下,以及國家權力的濫用,而造成的人類大悲劇。

  一九九八年,在一場由美國維吉尼亞大學(University of Virginia)與亞洲民主研究中心聯主辦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為人權、衝突、和平而會談」中,南非大主教圖圖(Archbishop Desmond Tutu)曾在演說中談到:「上帝要用南非的例子告訴大家『他們曾經有過叫做種族隔離的一場惡夢』,如今惡夢結束了。」這位曾經以和平的方式帶領南非黑人解除南非種族隔離制度,並同時獲頒「諾貝爾和平獎」的南非大主教接著說:「上帝要世人從南非的痛苦經驗中,和所犯的錯誤中學習寬恕、愛、和成長。」在盧安達種族大屠殺後,圖圖大主教曾在盧安達首都奇哥里的一場佈道會上告訴盧安達人,要以愛和寬恕來對待不同的族群,他說:「如果盧安達人最終要求的是一報還一報,你們已經達到了。但是謀求盧安達安定的希望,你們也可以就此打消了。」他同時指出:「盧安達大屠殺後,被判有罪的,和被處死的,都是胡圖族人,他們不會說:『判我有罪的,是因為証據顯示我有罪』,而說:『我被判有罪,是因為我是胡圖族人,而判我有罪的是圖西族的法官,一等機會來了,我會報復』。」圖圖大主教最後語重心長的告誡盧安達人:「如此冤冤相報,何時了?」為了化解族群的矛盾與仇恨,他誠摯的提出:「你們要用恕道來突破這種歷史的循環。」

反恐聖戰未帶來和諧 世界變得更兇險不安

  俗話說:「人類所謂歷史的教訓,就是人類永遠記不得歷史的教訓。」此話可是一點不假。圖圖大主教的忠言,尚言猶在耳,然而就在去年(2005)九月三十日,丹麥的《日德蘭日報》刊登了十二幅穆罕默德的諷刺畫,再經由一些歐洲國家媒體的跟進,終於引爆了全球伊斯蘭教徒的強烈抗爭。中東國家的反應,尤其激烈,今年二月四日,在利比亞有上千的示威民眾包圍丹麥與挪威大使館,丟石塊,搗毀設備,縱火焚燒,並且將大使館洗劫一空。伊斯蘭先知漫畫的怒火很快地延燒到黎巴嫩,貝魯特東區大片基督教社區一夕間成了箭靶,憤怒的教徒放火燒車,砸毀商店,更有數枚汽油彈投向丹麥大使館,頃刻間熊熊烈火將大使館燒成灰燼。埃及,阿爾吉爾,以及世界最大的回教國家印尼也毫不猶疑與以立即的聲援。伊朗更率先終止與丹麥,挪威的經貿往來。這場由一個北歐地方媒體的漫畫,竟然激起回教世界的怒火,並造成世界各地的衝突與報復,恐怕是丹麥《日德蘭日報》始料未及的,可見當今人類社會種族仇恨之深,宗教的對立,似乎已到了無可挽回的地步了。

  今年的九月十一日是美國以及世界各地紀念「九一一」國際恐怖主義份子攻擊美國世貿中心,以及華盛頓特區的五周年紀念日。回想五年前的此時,以奧薩瑪•拉登(Osama bin Laden)所領導的回教「基地」組織,挾持民航機作為飛行炸彈,對美國紐約的世貿金融中心與華府作了一場史無前例的自殺攻擊。在這場舉世震驚的「九一一」恐怖攻擊事件中,共有二千七百四十九人不幸在世貿雙子星大樓中罹難。全美各界在此事件屆滿五周年的時刻,展開一連串默哀與紀念活動。而布希總統也在參與悼念活動的同時發表演說,矢言決不忘記九一一事件的教訓,同時警告世人,敵人仍在世界各角落適機而動,並準備發動另一波的恐怖攻擊。他宣稱:「反恐戰爭不僅是軍事上的衝突,更是廿一世紀意識型態的鬥爭,是我們這個世代的使命,更是文明存續之爭」。

  為了反恐,布希在二○○一年先派軍入侵阿富汗,二○○三年又出兵伊拉克。僅管奧薩瑪所領導的「基地」組織其恐怖暴力行為,為世人所不恥,且需嚴加譴責,然而諷刺的是,這場由美國主導的西方國家的「反恐」聖戰,不僅未能將世界帶至安定與和諧,反而讓整個世界變得更兇險不安。這五年來布希政府不僅不能從這次事件中深刻反省,展示一個世界唯一超強大國的寬容與氣度,期能帶領世界朝向和平與安定的地球村邁進,反而仗其兵強馬壯,選擇了文明人類最不願見到的「以牙還牙」、「以暴制暴」的野蠻行徑,來對付這場國家與族群的衝突,更不斷挑起穆斯林的舊恨與新仇。

以巴戰爭再啟冤冤相報 黎巴嫩惡夢隨形永受害

  果不其然,中東戰火的煙硝未散,而另一場以巴戰爭又迫不及待於今夏轟轟烈烈地上演了。七月中旬在黎巴嫩南部的以黎邊境,回教真主黨的民兵綁架了兩名以色列的邊防軍,而遭到以色列的全力反擊。雙方激戰三十四天,以色列把無辜的黎巴嫩南方炸得面目全非,滿目瘡痍。而真主黨也不甘示弱,對以境北方大城發射上百枚的飛彈。衝突之猛烈,猶恐引發另一場世界大戰。這次的以巴戰爭竟然與一九七五年的那場內戰大同小異,兩場戰爭同樣是由以色列主導,軸心依然是以巴衝突。只不過上次是由於以色列要瓦解由阿拉法特所領導的巴解組織,而當時巴解正以黎巴嫩為基地,從而挑起黎巴嫩內部的予盾。如今則是因為以色列為殲滅真主黨所造成的威脅而大動干戈。真主黨當然也不甘示弱,並利用以巴衝突來合理化他們對以色列的攻擊,企圖將以黎糾紛放在更大的衝突堥蚑蚼z。

  這次的戰火,黎巴嫩人眼見其十五年來辛苦建立的美麗家園,毀於一旦,固然痛心萬分,然而更令他們害怕的,還是戰爭的惡夢如影隨形,總是揮之不去。就如同一位香港的資深媒體人張翠容女士在《亞洲周刊》的一篇報導〈黎巴嫩—永遠的受害者〉中寫到:「他們(黎巴嫩人)怎樣都也難逃(出)中東衝突受害人的命運。」黎巴嫩人的宿命,人類族群的衝突,宗教的嚴重對立,不僅再度令人想到南非大主教圖圖曾對盧安達人所說的話:「如此冤冤相報,何時了?」

  前羅馬天主教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在世時曾在聯合國大會上宣示:「再也不要有戰爭,永遠不要。」這位畢生貢獻於人類「公義」與「至善」價值提升的世界宗教領袖,於去年(2005)四月三日辭世,不僅受到全世界十一億天主教徒的哀悼,更是教內、教外舉世同悲。若望保祿二世在世時,被公認為是一位「和解的教宗」,他更是天主教教會史上反省性格最突出的第一人。他自從成為教宗後,即致力於修補往昔天主教與其它宗教間的裂痕,為長達數世紀宗教上的歷史恩怨與衝突重新開啟和解之路。他與東正教修好,在清真寺與猶太教堂內禱告,並公開為天主教未能對當時遭受納粹迫害的猶太人伸出援手而道歉。千禧年之際,教宗更公開代表羅馬教廷,對歷代天主教教會所犯下的罪行,向全世界道歉,包括岐視猶太人,十字軍東征時對伊斯蘭教徒的殺戮,宗教裁判的鎮壓異己,以及在第三世界傳教時對原住民的迫害等等。他曾對美國出兵攻打伊拉克,還自稱是「正義之戰」更是不假顏色,嚴辭批評。

  教宗在世時,對兩岸的和平亦極為關心。中華民國前駐教廷大使戴瑞明先生,在去年教宗辭世時,曾為文悼念到:「教宗一向把兩岸的人民視為『偉大的中國人』,同屬『偉大的中國大家庭。』」一九九八年四月,教宗在其就任二十周年時,亦曾在教廷接見過李前總統夫人曾文惠女士,並當面提及:「台灣海峽兩岸都是中國人,都是兄弟,應透過對話,謀求和解,追求和平。」教宗保祿二世是人類和平的忠僕,他留給世人的「愛」、「寬恕」、與「和平」不也正是「惡緣善了」的最佳典範!

埋葬仇恨、和平共存 德法攜手建設大歐洲

  今年的九月份在一場由身心靈促健會所舉辦的「周末下午茶—心靈饗宴」的電影欣賞講評中,朱慧慈老師曾提到:「人類的歷史是一部仇恨史。」她同時引述電影《天地》(Heaven & Earth)劇中的一句話,說道:「我們有的是時間重蹈覆轍,然而若能改過遷善,一次足宜。」縱覽歐洲自從羅馬帝國衰亡後到十七世紀民族國家的興起,其一路走來,國家與國家之間,民族與民族之間,總是衝突不斷,爭戰不已,受盡多少苦難與折騰。歐洲的歷史基本上可說就是一部國家與國家之間,民族與民族之間的仇恨史。而兩次世界大戰的爆發與戰火,亦都發生在歐洲這塊土地上,直到廿一世紀的前夕,歐洲人才逐漸覺醒,並各自放下手邊的武器,試圖建立起一個全新的共存共榮的歐洲社會共同體。

  二○○三年的元月下旬,曾經有五百多位優秀的法國青年,到柏林參加艾麗榭條約簽訂四十週年慶祝活動,條約是由法國前總統戴高樂(Charles de Gaulle)與前西德總理艾德諾(Konrad Adenauer)於一九六三年簽署,象徵德法兩國從此化干戈為玉帛,攜手建設一個大歐洲。在這次的慶祝活動中,德法雙方提議共同編寫歷史教科書,讓新生的一代能以更寬容的心胸和多元的角度,來看待共同的歷史。

  德法兩國在歷史上曾多番對立仇視,兩次世界大戰更互相殘殺,死傷數百萬人。然而在歷經了四十多年的大和解和自我反省,以及對歐洲一體的認同,終於放棄狹隘的國家民族史觀,並決定從今年九月開學後,德法兩國的高三學生將研讀相同內容的歷史教科書,而明年(2007)起,更將共同教科書擴及兩國的高一及高二學生。德法兩國共同面對歷史的決心,共同編撰高中歷史課本,亦足以作為人類社會國家與民族之間,埋葬仇恨,記取教訓,和平共存的另一典型。

從矛盾與衝突中 學習包容與調和

  中國的道家哲學,講究的是金、木、水、火、土五行運轉、陰陽調和。五行相剋便成為衝突與破壞,彼此配合與包容,便能共生共榮。台灣法鼓山的聖嚴法師曾說:「宇宙人生一切現象,都是由因緣生起,也由因緣消失,不論是自然、社會、物質等現象,乃至於人的生理、心理現象,皆存在著矛盾與衝突的事實,但同時也存在著包容與調和的事實。」

  聖嚴法師是在二○○五年二月一日,於愛爾蘭都柏林舉行的「信仰暨發展領袖會議」上,發表【以慈悲和智慧處理各種衝突】專文時作了上述的表示。

  他說:「我們應當以智慧來處理一切的事,又當以慈悲來對待一切的人。」這位法鼓山的開山方丈進一步指出:「以事實的本身看待事實,便是智慧,以包容、體諒對待他人,便是慈悲。」有智慧,便不起煩惱,有慈悲,便沒有敵人。

  在《步向內心安寧—和平使者生平自述》一書中,和平使者Peace Pilgrim敘述到:「造成今日世界黑暗、紛亂的主因,是不合天理的事物正在瓦解之故。」她說:「根本的衝突不在國際,而在於兩個孑然不同的觀念。一個是認為彼惡可以制此惡,目的比手段重要,結果就把惡正當化了,這個觀念在我們當今世界是很風行的,然而,這卻是通往戰爭之路。」

  和平使者進一步說道:「然而在兩千多年前,上天就已經教給我們一個方法了,那就是『以善止惡』。」這位於六、七○年代,在世界冷戰的高峰期為宣揚「和平」而樸樸風塵步行於美加大陸的「和平使者」表示:「和平之道即是仁愛之道。」她曾畢其一生的生命大聲呼籲世人:「真正的和平,乃是以善止惡,以真去妄,以愛息恨。」而我深信,這也是人世間「善緣善了,惡緣也要善了」的最好的答案了。

參考資料

1.俞靜靜譯,Peace Pilgrim著,《步向內心安寧—和平使者生平自述》,台南:和裕出版社.
  2005
2.薛絢譯,Jeffrey Hopkins編著,《和平的藝術》,台北:立緒文化,2003
3.朱慧慈,<姻緣是否天註定>,《覺行雜誌》,第12期,民九十五,八月十四日,頁8~12
4.李安山,<論民族、國家與國際政治的互動—對盧旺達大屠殺的反思>,《世界經濟與政治 》,第12期,2005,頁5—14
5.聖嚴,<以慈悲和智慧處理各種衝突>,《法鼓雜誌》,2005.3.1頁1
6.張翠容,<黎巴嫩—永遠的受害者>,《亞洲國際》,2006.7.30頁18
7.羅惠珍,<先知漫畫延燒伊斯蘭世界>,《亞洲周刊》,2006.2.19頁48~49
8.╴╴╴,<法德匯編歷教科書大突破>,《亞洲周刊》,2006.7.30.頁10~11
9.王良芳,<著眼期中選舉—布希撕裂9/11傷疤>,《中國時報》民95.9.11頁A14
10.尹德翰,<堅持和平,他促成共?主義垮台>,《中國時報》,民94.4.9.頁A3
11.戴瑞明,<悼念關心兩岸和解的教宗若望保祿二世>,《中國時報》,民94.4.4頁A4
12.筆鋒,<教宗對全球政治的啟示>,《亞洲周刊》,2005.5.14  http://www.yzzk.com
13.Guardian unlimited ”The Rwanda genocide” http://www.guardian.co.uk/flash/
14.Rwandan Genocide, http://en.wikipedia.org/wiki/Rwandan-Genocide


 

促健新知
專題報導
焦點人物
心靈分享
另眼看世界
義診室留言板
養生館
健身館
心靈館
美容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