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廣場 > 覺行精選 > 專題報導 >五千年的婆媳問題
  


五千年的婆媳問題

文/朱慧慈

這兩群女人再繼續爭鬥下去,這個社會的男女又如何能合諧相處? 。

      
   有一次去一個媒體朋友家電影欣賞會,參觀他的家最讓我驚訝的除了像教室一般偌大的客廳,上萬張的音樂 CD 收藏外,就是他家有二間大廚房,也許是我身為女人的關係,不禁好奇的問主人:「你家為什麼需要二間大廚房?而且還分開有些距離?」女主人那天有事不在家,男主人回答我說:「婆媳二人可以共屋下,不可共廚下。」所以他們家有二間廚房,婆媳二人各自擁有一間廚房各煮各的,很有意思。

  其實婆媳共屋下能相安無事就已經不簡單了,他的一番話不禁讓我想到中國人幾千年來的婆媳問題似乎始終存在,始終無法解決,因人而異沒有標準答案,有很多人窮其一生也無法化解婆媳之間的怨懟,正因為難解所以婆媳問題也是屬於累世因果人生必修的一門課題。對許多已婚婦女而言,婆媳問題似乎早已成為無法避免卻又難解的課題,同時也是婚姻生活中令人談之色變的可怕夢魘。事實上婆媳問題不只是中國才有,我發現世界各國不論東西方都有同樣的問題,只是民族性不同問題輕重不同而已;婆媳問題也不是只發生在現代,我們從許多歷史劇中不難看到許多前人可歌可泣的例子。

孔雀東南飛,五里一徘徊

  漢朝動人的古樂府《孔雀東南飛》,是一則長篇的敘事詩,描寫東漢末年焦仲卿與劉蘭芝的故事,可以說是婆媳關係悲劇故事的經典,共有 1785 字,鉅細靡遺地敘述了劉蘭芝的嫻淑及其悲慘的境遇,成為中國婆媳問題的始祖,焦仲卿是盧江府的一個小官,父親過世後與母親及妹妹住在一起共同生活,不久娶了才德兼備的劉蘭芝為妻,兩人的感情非常好,一起蒔花種草,過著琴瑟和鳴幸福快樂的生活。

  然而焦仲卿的母親非常不喜歡劉蘭芝,認為她不順自己的心,但也有一說認為是焦母無法忍受兒子和媳婦如膠似漆的感清,因此就用「七出」之名把劉蘭芝給休了,雖然焦仲卿一再安撫蘭芝,只要等媽媽的氣消了,就會把她接回家來,焦仲卿對母親說:今若把蘭芝遣回,他將終老不復娶,母親聽了當場便槌床大怒。劉蘭芝知道此一別離即如同死別,她語重心長地對夫婿說:「君當作磐石,妾當作蒲葦,蒲葦韌如絲,磐石無轉移」,她相信兩個人感情將堅定不渝。

  劉蘭芝被趕回娘家後,家裡的兄長看了覺得很礙眼,就逼著要劉蘭芝再改嫁,並且為他安排了婚事,劉蘭芝雖然再三表示不從,兄長仍然執意堅持,就在她改嫁的前夕,焦仲卿知道了這件事情,傷心地跑到劉家門口質問:「磐石方且厚,可以卒千年;蒲葦一時韌,便作旦夕間」。妳不是說兩人永不變嗎,怎麼現在妳竟然要嫁給別人了?蘭芝回道:「同是被逼迫,君爾妾亦然,黃泉下相見,勿違今日言。」蘭芝沒有辦法改變再嫁的事實,可是卻也不願意辜負焦仲卿的心意,於是趁著眾人不注意,投河而死。焦仲卿聽到這個消息,悲不可抑,不久就掛樹上吊而亡,並且要求家人無論如何要把他和蘭芝葬在一起。焦仲卿的母親至此才了解,她親手拆散了這對感情深篤的夫妻,也害死了兒子與媳婦,終於同意將兩人合葬。他們的墓地兩邊都種了樹,枝上常有鳥雀停駐,人們稱之為鴛鴦墓,一直到今天中國安徽省舒城縣的城南華蓋山,都還可以看到這座鴛鴦墓。

鶼鰈情深不敵婆媳結怨

  焦仲卿與劉蘭芝的故事在人間往後的歲月裡仍不斷的重複上演,例如南宋大詩人陸游在十九歲那年和從小青梅竹馬的表妹唐琬成親,唐琬精通琴棋書畫,是一位才女,夫妻兩人是天造地設的佳偶,怎奈婆婆不喜歡唐琬獨佔兒子的感情,更認為夫妻兩人太恩愛,會妨礙陸游上進之心,硬要陸游休妻,兩人被迫分手,各自嫁娶。陸游還寫了一首千古傳唱非常有名的《釵頭鳳》:「紅酥手,黃滕酒……一懷愁緒幾年離索,錯,錯,錯」;之後唐琬更因傷心過度,一病不起而過世,陸游更一生守著這段生離死別的戀情。

    又如清朝的沈三白在《浮生六記》裡記錄了與妻子陳芸娘之間鶼鰈情深的恩愛之情令人羡慕,然而兩人的夫妻關係也毀於婆媳之間無法融洽相處。

     即使時空演進到了 21 世紀的今天,各種婆媳問題的戲碼仍不斷重複上演未曾改變,也未見減少,許多情人、夫妻仍然很難擺脫來自家庭或是長輩,尤其是婆婆的介入與干擾,不但愛得備感辛苦,甚至拆散許多鴛鴦,毀掉許多幸福家庭,造成許多無法彌補的傷痛以及社會問題。

舊約聖經也有婆媳過招

      在西方國家裡也一樣存在同樣的問題,基督教舊約聖經的創世紀裡,就記載了約四千多年前,以色列與以東這兩個國家的起源,其中就有一段是關於婆媳之間的問題。

     以撒和利百加結婚二十年才生下一對雙胞胎兄弟,以掃是哥哥成為以東的始祖,雅各是弟弟是以色列的始祖。以掃很會打獵,常常打了獵帶回許多山珍,因此好吃野味的爸爸就偏愛哥哥以掃,弟弟雅各則喜歡留在家裡幫忙,陪媽媽的時間較多,所以媽媽利百加則偏愛雅各。在父母各有所偏愛下成長的他們,性格的的差異日漸加大。後來哥哥以掃先娶了老婆,而且娶了兩個,兩個妻子本來就有一大堆問題,這兩個太太又與他們不同種族,所以在生活習慣,飲食習慣上就有相當的差距。加上婆婆利百加本來就不太疼這個兒子,常常為了這兩個媳婦,頭疼不已,心裡非常不愉快。

     利百加說:以掃娶的太太不是這個地方的人,跟我之間的關係處的非常的不好。利用婆媳的問題來告訴以撒,讓老二不要娶這個地方的人,我們還是讓他回到我們的老家,娶我們老家那裡的人。利百加便安排雅各回她娘家,要他去投靠舅舅。臨走前再三囑咐雅各將來討媳婦,一定要討同種族的女子,不要再像哥哥以掃一樣,討個外族人,搞得家裡烏煙瘴氣。

父權傳統下媳婦地位最低落

  究竟婆媳二人組是個人際因果關係,在婚姻關係中舉足輕重,剛結婚的小新娘「進住」丈夫的家庭,正要享受新婚甜蜜之際,必須要先學習並適應與「新家」所有的成員如何相處。然而姻親關係經常是影響婚姻關係好壞的一個重要因素,尤其是與婆婆的互動,更是非常敏感、微妙;婆媳關係的好與壞,無形中牽動著整個家庭氣氛的陰晴與否。不論是否住在同一個屋簷下,媳婦與婆婆總要經過一段彼此適應的磨合期。婆媳關係要如何經營不但是婆媳雙方,還要加上兒子三方要努力的功課。

  有人認為姻親的問題其實是女人的問題,有些人更認為婆媳間的戰爭就是錯在兩個想不開的女人,為了爭奪一個心愛的男人而刻意製造的紛爭。在以父權為主,重視倫理、講求孝道的中國社會裡,婆媳問題遠較西方社會更為慘烈,婆媳問題會變成一種固定的模式不斷重複出現在不同的時空,不同的婆媳身上,除了有個人人格特質的因素之外,其實與社會觀念以及傳統文化有相當大的關係,當然還有累世輪迴應修的功課。

  由於中國幾千年來受儒家思想的影響,奉行儒家的禮教,家庭結構是建立在父居制(以父之居所為居所),及以父權為中心的系統上( Baker,1979 )。由於舊約聖經,結婚是將媳婦娶進家門,使家中日後多增一個生產力。男方仍能夠生活在自己熟悉的環境中,而女方,嫁出去的女兒卻像是潑出去的水,必須離開她所熟悉的娘家而住進陌生的夫家,「成為夫家的人」。每天互動的對象,進出的環境,生養的小孩,以及所侍奉的人,也全都是夫家那邊的人。

  古代甚至有不少的家訓、家規明白的訓示,女子出嫁後連親戚朋友都不可隨便與之見敘;若娘家住百里以外,父母去世亦不得奔喪的 ( 賴澤涵,民七十一年 :109) 。即使到了二十一世紀的現代,仍有許多家庭奉行「女人賺的錢不可拿回娘家」、「女人不可回家探望父母」、「一定要生出男孩傳宗接代」、「家中大小事務媳婦都要做」等等的規矩。

  一家之長的父親在中國的家庭中享有最大的權威,而年輕的小媳婦則是家中地位最低落的一個。因此,身為媳婦的在夫家要負擔的責任和義務,遠比在娘家做女兒的時候要來得多。嫁入夫家後要扮演好媳婦侍奉翁姑,討公婆歡心的角色遠比扮演一個好妻子的角色來的重要。由此可知,傳統社會的家庭中婆媳間的關係,相較於媳婦與其他人之間的關係更重要。

     中國人大多重男輕女,認為養兒是為防老,養女兒則是替人家養媳婦,中國人對兒子在經濟上、精神上及情感上的依賴很重,所以當新媳婦嫁入門,若是與兒子感情太好的話大多會引起婆婆的不是滋味,深怕有了新娘忘了老娘,加上根深蒂固的傳統觀念對「好媳婦」有一大堆嚴格的標準規範,每一個婆婆會習慣性用這一套標準來度量甚至要求自己的媳婦,只要稍有不足即認為自己的媳婦「不夠好」,但卻不會用同樣這套標準來要求自己的女兒,由於傳統觀念公婆對媳婦的要求與期待,加上心理上難免認為媳婦畢竟是嫁進來的「外人」非「自家人」,因此大部分的婆婆對媳婦總是多少有些怨言。

    事實上造成婆媳之間嫌隙、怨懟的原因多來自於:

1. 媳婦娶進門是要來做事的傳統觀念

    受中國傳統思想「男主外,女主內」的分工觀念影響,認為媳婦進門要把家 事、家務操持好是首要也是必要的事。然而,她們卻忽略了時代不同了,媳婦所受的現代教育與自己所受的傳統教育之間的差別;更沒有顧及多數媳婦白天有全職工作的辛勞,回到家中還要照顧小孩操持家務,比起傳統婦女「無才便是德」,只要在家相夫教子即可顯然不同。

     有很多現代婆婆仍不願見自己兒子與媳婦分擔家事,認為那是女人家的事。我見過許多家庭原來請了菲傭,媳婦進門後就把菲傭辭了的;也見過一些家庭即使請了菲傭,也還是要求媳婦必須分擔一些家事,否則好像便宜了媳婦似的,見不得媳婦「好吃懶做,遊手好閒」。有些事情婆婆自己都不一定能做到卻會要求媳婦必須做到,有的婆婆甚至到吹毛求庛的地步。在這些觀念與認知的差異與磨擦之下,婆媳內心的嫌隙與怨恨便開始悄悄埋下。

2. 爭取家庭中的主導地位

    新媳婦進門婆婆會為鞏固她在家中主導的地位,會要求媳婦依照自己過去的行事準則慣例,給予媳婦相當的壓力,有很多媳婦就曾表示:「在家裡婆婆最有權威,什麼事情都要依她的話去做。舉凡像衣服她就會說要怎樣洗,她說我的方法會洗不乾淨。飯菜煮什麼、怎麼弄,如果沒有照著做,或做的不夠好,很容易就會起爭執。剛開始我就都聽她的、都忍耐,可是日子過得很不快樂,幾乎天天都在房裡哭。」

     爭主導權,論輩分、年齡,婆婆當然佔上風,但我們也見到現在時代改變了,由於現代職業婦女多,媳婦若是就業有生產力而且錢又賺的比兒子多的,有時候反而是媳婦佔上風,婆婆得看媳婦的臉色的大有人在。

3. 不孝有三,無後為大

     受中國傳統以父系為主的思想,造成中國人特別「重男輕女」的觀念,認為不孝有三,無後最大,要真正成為與夫家具有血緣關係的一份子,並要保障自己在夫家的地位,更不能成為家族斷絕香火的不孝罪人,最重要的工作便是為夫家生下男嗣。否則,難逃被休妻或納妾的命運,死後更會成為無人服喪祭祀的孤魂野鬼 (Jordan,1972) 。

   「生兒子」變成是媳婦的責任,若是生不出兒子來也是媳婦的錯,頂著傳宗接代這麼大的責任與壓力之下,生兒子對於   媳婦而言是格外具有重大意義的。這是生再多可愛乖巧、孝順聽話的女兒也無法比擬的,也因此形成母親對兒子的強烈情感與依賴。我曾有一個病人她

  生了三個女兒,都嫁出去了,到她老了病了,老伴也已走了,竟沒有人可以   照顧她,三個女兒想來照顧她都不可能,只好請個菲傭照顧她,她就經常感嘆生女兒沒用都是人家的人,生的小孩也是人家的小孩。

   4. 生活習慣、思想觀念差異很大

    中國人特別注重所謂的「門當戶對」,雖然表面上看起來有點勢利眼,但仔細想想還是有幾分道理,因為若是二個家庭背景懸殊太大的話,雙方在價值觀與生活習慣上都會有相當的距離,會造成雙方在生活適應上的問題;因為每一個家族或家庭都有一些自家的習慣、傳統或特別的規矩禮數,新媳婦剛進   門經常會在搞不清楚狀況前犯了錯,看在婆婆眼裡就會覺得媳婦不懂事,不懂禮,如果再加上門不當戶不對的話,情況將更糟,不論是罵出來的,或放在心裡生悶氣的,都將成為日後積怨的開始。

    尤其老一輩與年輕人對許多事情在認知上、觀念上,看法上以及作法上,都有著不同的時代背景,所受的教育也不同,加上個人人格特質等諸多因素,很難一致,即使三餐的口味也

  可能大大不同,老人家的口味難改變,煮菜不可只煮自己的口味,要全部都是公婆慣吃的菜色。衣著也不可以過於時髦新潮,最好是簡單樸素的衣著,   以免婆家的人無法接受。

    但是我們也看到時代的轉變,現代有許多年輕媳婦,有主見、獨立自主,不管公婆介不介意,只顧自己享受生活,衣物全部買名牌等浪費家用及其他諸多行徑,婆婆向兒子提出意見時,兒子卻表示「無可奈何,小孩子都生了,我知道她好吃懶做,但是她在娘家已經這樣過了二十幾年,要叫她一下子改變,怎麼可能!」

5. 宗教信仰不同

    雖然憲法中明訂人民有宗教信仰的自由,然而家庭中若有宗教信仰的不同,那將會是一個怎樣的景象?我曾經有一個病人全家從爺爺奶奶開始三代都是基 督徒,娶進來的媳婦偏偏是佛教徒,奶奶和婆婆都禁止她再拜偶像,並聲言要將她從魔鬼教中救贖回來。從此小媳婦只能將佛像偷偷供在書櫃裡,趁家中無人時,才敢偷偷翻開擋在外層厚重的書籍來禮佛。我也見過一家人婆婆信的是 日本的佛教,兒子媳婦則是信台灣的佛教,也是經常為此意見不合,各有各的主張,婆媳關係也備受影響。

6.. 撫育小孩、教養小孩的觀念方式不同

    究竟該請婆婆還是自己的媽媽幫忙帶小孩?因為母女生活環境一樣,差異點較少,縱有不同,母女之間也比較好溝通,衝突比較少,即使衝突也不會放在心上。

  但是婆媳兩人間生活背景差異可能極大,對小孩教養的方式可能不同,跟婆婆也較難溝通這些教育觀念,一些觀念婆婆聽了不見得會採納意見,反倒覺得媳婦不懂還自以為是,難免產生不愉快或衝突,假以時日,雙方就會互推責任,婆婆責怪媳婦不懂帶小孩、沒照顧好小孩,媳婦責怪婆婆把小孩寵壞了。

7. 媳婦對「回娘家」的期盼

   最常造成婆媳不愉快並產生積怨的問題,還有就是媳婦回娘家。

     中國傳統觀念女兒一旦出嫁就得要住到夫家「成為人家的人」。這種對嫁到遠地,尤其在過去交通不便的時代更加阻隔了與娘家人的連絡的機會。然而,這種現象即使在男女平等、女權高漲的現代社會,縱有快速便捷的交通工具,並沒有使媳婦回娘家與娘家人相聚成為理所當然的事。有很多媳婦表示「回娘家」好像是犯了婆婆的大忌。這其中的原因便是受「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的傳統觀念影響。

     有些婆婆也說不上來,就是不喜歡媳婦沒事常往娘家跑,這種做法除了讓媳婦更加思念雙親外,更讓媳婦覺得愧疚沒能孝順自己的父母親。曾經見過一個媳婦因為父親生病想回家探望,沒想到婆婆不但不准,竟說:「妳又不是醫生,回去看也沒用,妳看了他也不會好。」我也見過一個婆婆因為週末假日等待兒子媳婦回家吃飯團聚,沒想到媳婦騙婆婆公司加班,背地竟拖著老公回娘家陪娘家父母吃飯,婆婆終於氣出病來。

8. 對金錢的管理

     錢財是家庭中最容易產生爭執與事端的東西。過去傳統大家庭制男人才有生產能力,女人必須依附在男人之下生活,所以經濟大權多在一家之主的男人或父母親的共同掌控中,由於是大家庭制,所以在尚未分家以前父母兄弟妯俚是一個大的經濟共同體。

     然而時代改變了,現代社會大多是小家庭,夫妻兩人共同為生活打拼,做妻子(媳婦)的和男人一樣在職場打拼,以勞力掙得一份薪水,夫妻二人是一個經濟共同體。對於過去的大家庭而言,孩子賺得的錢拿回去是應該的,甚至認為媳婦賺的錢給他們,用在這個家族也不為過。兩代對於金錢的掌握與支配觀念差異很大,所造成的衝突也大。

     我就見過一些婆婆要兒子媳婦賺的錢通通交給她,說是幫兒子媳婦保管免得他們亂花用,其實無非就是要掌控經濟大權;也見過媳婦按週給公婆生活費,公婆每週等兒子這邊的生活費非常不是滋味,媳婦的理由是怕他們年紀大頭腦不清楚會亂花錢。這類問題需要彼此雙方好好的溝通,有時可以藉助其他有力的長輩或德高望重的公正人士幫忙說情,而雙方為避免家庭失和或爆發更大的衝突,或許都要站在對方的立場來為對方考慮才有解決之道!

      我在美國生活多年,經常參加許多朋友的結婚 Party (宴會),很多人都納悶,為什麼美國人結婚訂婚的費用都是由女方負擔,這對中國人移民來美的華裔人士簡直是不可思議的事。   中國人始終認為嫁女兒就是賠錢貨,但是既然到了美國有的人只好入境隨俗,但近年來也有很多華裔若雙方都是中國人的話,會協議男女雙方各出一半的費用。

      最近一個好友嫁女兒聽說花了二十萬的美金,還有一位好友嫁女兒,所有親朋好友遠渡夏威夷的五星級飯店,海灘婚禮相信所費不貲。很多人都不知道為什麼美國人結婚要由女方出錢,以為是美國的風俗習慣,殊不知是因為美國人結婚後,是岳父岳母和女兒女婿住在一起,而非公婆,所以整個風俗文化完全不同,中國人俗話說: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有趣。所以如果是岳父岳母和女兒女婿生活在一起的話應該比較不會有太大的問題,美國有很多肥皂劇裡就經常會演到女婿與岳母之間的笑鬧喜劇,而女兒是媽媽教養大的,不論她的家事能力如何,自己媽媽不會嫌棄,所以不管在廚房裡也好,帶小孩教養小孩,或其他各方面大小家事的分擔也好,都比較好溝通協調,較不易起衝突,即使偶有衝突也不會積怨在心。

     西方婆媳之間會為了如何稱呼彼此而傷和氣( Cotterill ,1994 );我見過許多美國人的婆媳關係似乎的確是比中國人的婆媳關係來的好,我想這中間最主要的原因,應該是建立在彼此互相的尊重與包容。美國的婆婆會給媳婦相當大的空間,彼此之間雖然不像母女般來的親近,倒也禮尚往來,維持某種程度的客氣。當然我相信一定也有很恐怖的婆婆,就像在電影 Monster in-law 裡就把婆婆形容成像怪獸一般。而中國的婆媳關係就比較缺乏彼此的尊重與包容,許多傳統先入為主的觀念,讓彼此為了一件芝麻綠豆的小事情而各自心有不滿。

 

 

婆媳問題解決之道

  一般學者對婆媳衝突所提出的分析與解答,多半是從人際關係互動的方式、以及角色扮演的分際來給予指導。然而五千年來不論古今中外,婆媳之間為何不論任何時空背景的轉換一再不斷的重複上演相同的衝突模式?而且是大多數而非少數個案或特殊狀況,除了上述的這些因素之外,我發現還有非常大的原因,是輪迴的功課,你怎麼對待別人,別人就怎麼對待你。若不將角色對調,永遠無法站在對方的立場著想,就永遠學不會什麼叫做同理心。

凡事要忍耐,要聽婆婆的話

     通常做母親的都會對即將要出嫁或已經嫁出去的女兒叮嚀:「要聽婆婆的話,有什麼事情就忍耐著點,不能跟婆婆頂嘴。」「了解婆婆的個性就是那樣,想開一點就好啦!」「要認份、要忍耐!一切都是命啦!人家說『做人媳婦要知道理』。凡事逆來順受就好!」我想長輩教的方法必定是經驗之談,我想應該也是最好的方法。

     只是做媳婦的或是做婆婆的忍的是否甘願?若是忍的心不甘情不願,氣在心理怨在心理,長期累積下來不生病才怪。我治療非常多的婦女得乳癌或是肺癌都是因為長期累積的怨氣所造成。如果你了解這是前世沒修好的功課,你所受的一切都是訓練你的,只要虛心接受努力去做,總有一天會受完結束(對方態度會一百八十度轉變)。有很多媳婦一直到婆婆臨終前,才改口改變過去對媳婦的態度,我恭喜這位媳婦你已經學成,欠的債還完,下輩子就不用再受苦了。

多年媳婦熬成婆結果一樣虐待媳婦

    中國幾千年來受到傳統「男尊女卑」的觀念影響,很多女人在做了一輩子的媳婦後,即使受了不公平的待遇,卻又在自己終於熬成婆之後,用同樣的觀念與方式繼續對待媳婦,認為自己就是這樣過來的,老一輩就是這樣教的,所以就惡性循環下去,永無休止。所以我們務必要記住千萬不可以其人之道還制其他人,方可免生生世世惡性輪迴下去。

兒子的態度乃婆媳孰輕孰重的決定者

     其實婆媳關係的好壞,兒子的態度非常重要,婆媳衝突的結果也並非一定是媳婦輸。決定最後誰佔上風、誰居劣勢的關鍵不在於婆婆或媳婦這兩個女人的任何一方,而是夾在二者當中的這位先生 ( 婆婆之子 ) 。兒子在面對來自妻子的牢騷與母親的埋怨時,是否會積極處理 ? 何時處理?以及抱持何種態度處理? 不但影響了婆媳衝突是否會解決,更決定了婆婆和媳婦在天平的兩端誰高誰低。

     大多數的媳婦均表示,丈夫的「橋樑」工作非常重要。 婆媳關係較好的媳婦多會感謝丈夫的橋樑工作做得很好,減少了婆媳間衝突的擴大。而許多處於問題婆媳關係中的媳婦則多埋怨自己的丈夫不是不負責任地逃避問題,就是處理不當造成問題惡化;還有就是兒子是完全站在媳婦這邊,令婆婆心寒。總之,兒子居間的態度和處理事情的手法非常重要,否則只會使得問題依然存在,雙方惡劣的情緒與心結永遠無法消解。 ( 孔祥明, 1999) 。

  事實上如果婆婆能夠放下,兒子已經長大了,他有自己的家庭,媳婦好壞是他的命,他自己的選擇,應該放手交給他的太太去照顧了,婆婆不須再噓寒問暖,日子過的好壞也是他的命,因為兒子已經長大了。

     我曾經見過一個婆婆不准兒子媳婦的臥室關門更不能鎖上,因為婆婆隨時要進去看兒子,還見過一個婆婆更誇張,是我的韓國好友,她的婆婆竟然在他們結婚後的五、六年間每天晚上都睡在他們夫妻中間,後來實在受不了了才想盡辦法移民美國,所以他們夫妻很晚才有小孩。這二位先生大概就是媽媽的乖兒子吧!忘了自己已經成為一個男人,是另外一個女人將倚靠的肩膀。

     聖經裡對於一個有責任、有擔待的丈夫的教導:「那人說: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可以稱她為女人,因為她是從男人身上取出來的。因此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體」。(創世記二章 23~24 節)這裡的「離開」並非是孩子一定要與父母分開住,而是兒子必須獨立,不再仰賴父母的供應,學習成為可以治理家庭的人。

     中國人注重倫理,所謂「君臣、父子、夫婦」,其實就是教我們角色扮演的倫理,每一個人只要認清自己在扮演什麼樣的一個角色,面對不同的人你的角色就不同了,在扮演每一個不同的角色、身份時要能拿捏掌控好分寸,多站在對方的立場想,將心比心,不要只顧自己的利益或感受,就能減少許多的摩擦。只要想想好在沒投胎到印度或中東國家去當媳婦,你就會懂得感恩惜福了。我在美國時有一對好朋友夫妻是中東人,你無法想像中東婦女在他們的國度內所處低下卑賤,甚至不人道不合理的程度。

     我問過許多婆媳相處關係非常好的媳婦,學學她們的婆媳相處哲學,其個中三昧不外乎:

1 尊重老人家,凡事馬馬虎虎無所謂,只要她高興就好。

2 老人家不高興罵人時,聽了就算,左耳進右耳出,當作沒聽到,給臉色看時,顧左右而言他,就當沒看到。

 3 表面唯唯諾諾,不直接衝撞,不要挑戰老人家的傳統觀念,背地裡該維持原則的一樣要堅守原則,不讓老人家知道就好,知道了再說。

    要如何能改善婆媳關係呢?我們經常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自己的個性習性要改變都何等的困難,更何況去改變別人,所以我認為要改善婆媳問題,改變自己比改變對方更容易也更重要,把改變自己當作是輪迴必修的課,所受的折磨當作是磨練。

     很多長輩告訴我,沒侍奉過公婆的媳婦一看就知道,言下之意不外乎沒侍奉過公婆的媳婦真的比較不懂得人情世故。所以把婆婆的挑剔當作你精進的動力與鞭策力吧!日子會好過的多。

     傳統社會殘存的許多性別不平等的觀念,需要時間與教育去慢慢加以改變,我們不能寄望整個社會觀念或別人有快速的改變,因為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我們就從自身先改變做起吧。先從家庭中父母改變重男輕女的觀念著手便是非常重要的起步。尤其身為女性,不要自己落入了婆媳問題中而又把錯誤的觀念重覆傳遞給下一代,傳給兒子而渾然不自覺;更要避免「媳婦熬成婆」的心態,而讓女人欺負女人的故事一再上演! ( 孔祥明, 1999 )

  『這兩群女人再繼續爭鬥下去,這個社會的男女又如何能合諧相處?』

 

參考文獻

1. 孔祥明 從性別不平等看婆媳問題 
2.    孔祥明(民 88 )。「婆媳問題」不等於兩個女人的戰爭。兩性平等教育季刊, 6 期,頁 24-
  29 。
3. 孔祥明( 1999 )。婆媳過招為那哪樁?-婆婆、媳婦與兒子(丈夫)三角關係的探討。應用
  心理研究, 4 期,頁 57-96 。
4.  賴澤涵 ( 民 71) 。我國家庭的組成與權力結構之變遷。三民主義研究所叢刊, 8 期,頁 99-121
5.  Jordan , D. K.(1972). Gods, Ghosts, and Ancestors: the Folk Religion of a Taiwanese Village, CA:
6. Baker, H. D. R. (1979). Chinese Family and Kinship. New York : The MacMillan Press Ltd.
7.  Cotterill, P.(1994). Friendly Relations ? Mothers and Their Daughters-in-Law.    Bristol . PA : Taylor &
  Francis Inc.
8. 黃越綏(民 85 )。婆媳牽萬情。台北:培根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9. 藍采風( 1996 ):婚姻與家庭。台北:幼獅文化事業公司。

 

促健新知
專題報導
焦點人物
心靈分享
另眼看世界
義診室留言板
養生館
健身館
心靈館
美容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