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廣場 > 覺行精選 > 焦點人物> 九八高齡馬樹禮養生有道

     
九八高齡馬樹禮養生有道
                   

文/袁言言

世事如千帆過盡,無愧於大時代託付的重任,自然怡情豁達,笑看人生

  「馬樹禮」這三個字,對 Y 世代 E 世代的少年人來說,恐怕像鴨子聽雷般不會有反應。但是在二、三年級銀髮族的心目中,那可是響噹噹了不得的人物。

  今年高壽九十八的 馬樹禮 先生,民國前三年出生,江蘇漣水縣人。日本明治大學肄業,菲律賓聖道多瑪斯大學商學士,並獲明治大學及聖道多瑪斯大學授予名譽法學博士及文學士。先後於新加坡、馬尼拉任僑報編輯、總編輯。民國二十七年回國從軍,任第三戰區政治部上校組長、少將、主任……。

  如此赫赫學經歷只不過是 馬 先生九十八年歲月篇章中的「序」文,其餘的每篇每章都精彩萬分,也令人敬佩萬分。


人生篇章,章章精彩

  民國二十七年對日抗戰期間,馬樹禮奉命在第三戰區辦報,發行量遍及五省。

  因為戰區不平靖,馬樹禮就來個狡兔三窟,除了有間造紙廠,還在安徽屯溪、江西上饒、福建等地都設有印刷廠,甲地若有戰事就到乙地印刷發行,沒有一天停刊。這工作,不需要在槍林彈雨中衝鋒陷陣,可也隨時有犧牲小命的可能。

  最危險的一次是在福建武夷山,敵機來襲。紛紛落下的炸彈炸中了印刷廠,炸死了十七名員工,馬樹禮因為車子爆胎沒到廠裡,逃過一劫。

  「還是有顆炸彈掉在我座車邊的馬路上,爆炸後泥沙碎石砸得滿車都是。」 馬 先生說得很平靜,我們聽得可緊張。

  福大命大的馬樹禮有驚無險的事還不只這一樁。
  
印尼辦僑報,大勇無畏牢囚 

  隨政府來台的馬樹禮原本有意在台灣再展身手,卻因緣際會到印尼去「重操報業」,辦了一份反共報紙「中華商報」。

  當時共產黨在印尼的勢力頗大,當地親共與反共的華僑鬥得非常厲害,「中華商報」不但堅持立場成為僑胞們的精神支柱,馬樹禮更結合各商會僑領出錢出力照顧僑胞;現今安居北縣在中和、永和一帶的印尼華僑,就是馬樹禮一手策劃促成返國的,僑民們感激在心,把他當做大家長,每年春節一定邀他參加團拜向他拜年。

  蘇卡諾帶領印尼獨立之後,印尼共黨氣焰更盛,蘇卡諾政府逐漸左傾,更在一九五八年五月大肆逮捕國民黨員,有僑領、報社負責人、校長……等五、六十人,其中當然包括馬樹禮。這些人未經審判就被關在遠雅加達約一小時航程的孤島上,長達一年四個月又一個禮拜,才在國民政府全力交涉下被送回台灣,自他三十九年到印尼,馬樹禮在印尼待了整整十年。
  
中日斷交,冒死盡忠主持亞東關係協會
  

  民國六十一年九月,中日斷交,馬樹禮在四個月後奉派飛往東京就任「亞東關係協會」的首任駐日代表。 馬 先生的一位長輩知道消息後,很坦白的告訴他說:「你這是去跳火坑的。」

  當時的中日關係,跌到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的最深谷底。「亞協」的成立,與其說是對日外交,毋寧說是反共鬥爭,馬樹禮在他的「駐日十二年」一書當中就這麼寫著:「初到日本的幾年間,過的完全是戰鬥生活。與共黨鬥、與劣僑鬥、與日本人鬥,無日不是如臨大敵。我為著製造聲勢、激勵士氣,時常舉辦或參加各種集會,每次集會都要準備和敵人暴力相向……尤其每年的國慶,上午在東京舉行盛大的慶祝大會,下午在橫濱舉行數千人的示威遊行,我每次都暗中穿上旅美同胞 倪文炯 博士送的防彈背心,手持國旗和內子走在隊伍的最前。在狹窄的中華街中,兩邊有好多親共華僑的商店,從商店的樓上,很容易對我加以傷害……因此遊行的隊伍一年比一年壯大。」

  這豈止是跳火坑?簡直根本就是玩命嘛。

以退為進,智取中日航線復航

  而中日航線的的斷航復航及橫濱華僑總會事件,那更是馬樹禮膽識過人、心思細膩的精心傑作。

  中日航線是日本最賺錢的黃金路線,若停航,華航的每周五個班次固然會有損失,但日本不僅每周一百三十二個班次飛香港、東南亞、中東和歐洲的班機,甚至連飛琉球、石垣島的十六個班次的國內線班機,也必須經過我國的領空,損失之大,非同小可。

  盱衡情勢,馬樹禮在未奉指示,未獲授權的情況下,大膽放言:「如果再進一步妨礙到我國中華航空公司的航權,我方必然不能再事容忍……不再讓日本的飛機飛越我們的飛行情報區及防空識別區。」

  如此不按牌理出牌的「大放厥詞」,反而獲得日本國內一些極端反共和反田中首相的議員們的大加讚賞,也獲得當時外交部長沈昌煥及行政院長經 國 先生的完完全全認可。

  因此, 民國六十三年四月二十日 ,我國宣布與日本斷航,立刻引起朝野的震撼及一致呼籲要早日復航,但馬樹禮認為此刻應善為運用手中的籌碼,趁機把所有的問題拿來一併解決,所以他以強硬的態度和堅定的立場,與日方談判交涉,將近三年的奮鬥,中日間因斷航引起的軒然大波,才告圓滿結束。在書中他說:「不僅終於百分之百的依照我們的主張而告解決,而且『亞協』的地位與中日兩國的關係,也邁進了一個新的里程。」

  另外,書中又說:「如果說『斷航』與『復航』」是斷交後中日關係發展的的轉捩點,那麼橫濱華僑總會事件就是斷交後旅日僑社的安定劑。」

正義護法,橫濱華僑總會失而復得

  事情是這樣的,雖然中共與日本「建交」,但所有正統的僑胞都仍然效忠中華民國,依然掛著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唱「三民主義、吾黨所終」的國歌,無視中共的存在;因此中共即把「爭取僑團」作為他們的重點工作。他們一面「文攻」──先後派二十四個團體到日本訪問,目的在收買旅日華僑──當然沒有成功。另一方面「武奪」,先從華僑人數較少的京都著手,佔領了京都華僑總會會館,又乘著各地僑會負責人在關西開會時,佔領神戶和橫濱的「華僑總會」。

  聽到這樣的消息,馬樹禮固然又氣又驚,但仍然胸有成竹的按照早就擬定好的計劃進行,那就是絕不正面衝突,一面報警一面集合聞訊後紛紛趕來的僑胞們,在會館門前的學校操場,高舉事先已準備好的各種標語牌,如「日本是法治國家,強佔別人的財產是非法的。」「如有財產糾紛,應循司法解決。」「不能使用暴力」等等。並在上百個鎮暴警察面前使用擴音器一再念著標語口號,裡面的暴徒仍然不予理會,喊了一陣不見任何回應,把現場交給警方處理,這下換成警方喊話,要他們「棄械投降,否則依法嚴辦。」同樣不理不睬,直到警方忍無可忍,開始倒數讀秒繼之破門而入,一舉逮捕了十九個人。第二天,警方蒐證完畢將總會館「完璧歸趙」。

  神戶方面,歹徒們得知橫濱全軍覆沒,也在夜裡悄悄逃離,還留下一些物件,成了華僑們的「戰利品」。

  套句現代人的時髦語:「哇!真是酷斃了。」這中共不論是「文攻」還是「武奪」,可就是敵不過咱們 馬 先生的智取呢。

  所以馬樹禮說,斷交初期,反共華僑有近萬人申請歸化日本國籍,就是怕中共「大使」來了會遭到「清算」,「橫濱事件」之後,「紙老虎」被戳穿,已脫籍的紛紛申請復籍,連一向親共的華僑也或明或暗的「投奔自由」,華僑社團也因此日益安定。

功成不居,待人以誠氣度自然恢宏

  在「駐日十二年」一書中,我們看到了馬樹禮鉅細靡遺的工作狀況及心路歷程,也看到他待人處世的大格局、大氣度。他單槍匹馬跳進「火坑」,卻帶人帶心的與原有的三十九個工作同仁齊心協力打拚出「亞協」一張亮麗的成績單,而成績單上儘是別人的功勞。中日航線的斷航復航,他說:「對於此案和我一同日夜奔跑出力最多的是林金莖副代表。」協助上海交通大學 戈正銘 教授在東京跳機投奔台灣,驚險萬狀,若非馬樹禮當機立斷,差點功虧一簣,整件事情 馬 先生的說詞卻是,「實為黃天才兄古道熱腸,以及蔣彥士兄多方協調聯繫得以化除阻力……」還有棒球明星王貞治、圍棋國手林海峰、歌后翁倩玉,在不同的場合給予有力的支援……至於自己,他卻說:「待人以誠,是領導者的第一要件,所謂精誠所至、金石為開。領導者不能專考別人的勤而節自己的力,所以必須以身作則、身先士卒。」

  就是這樣「寬以待人、嚴以律己」的精神讓馬樹禮完成了一件件不可能的任務。回台後任中央黨部秘書長、中國電視公司董事長,一樣做的有聲有色。在為國家奉獻最精華的歲月後, 馬 先生退而不休,現在是國家建設促進會理事長。

「養生三不」──不生氣、不計較、不計仇

  一直陪著我做訪問的促進會秘書 陳興德 先生,追隨 馬 先生已有八年之久。於公,他敬佩 馬 先生的行事風格,尤其嘆服他老人家至今仍然頭腦清楚、耳聰目明的主持會議、批示公文;於私,陳秘書非常感性的說:「情同父子」。閒暇時他會陪著樹禮先生到大安森林公園散步,老人家開心,他更快樂。陳祕書還透露一個小秘密── 馬 先生現在每個星期還請老師來教他彈鋼琴,聽得人又驚又疑的忍不住一迭聲問:「真的?真的?」順便再問問老人家的長壽之道,面容祥和總是帶著微笑的 馬 先生聲音宏亮的說了他的「養生三不」──不生氣、不計較、不計仇。

  大約四年前, 馬 先生長了俗稱「蛇腰」的帶狀皰疹,疼痛異常,三總、榮總求醫無效,朋友介紹到 朱 老師處看診。

  第一次、第二次看診, 馬 先生對 朱 老師要他喝的一杯水有所顧忌不肯喝,第三次,仍不喝, 朱 老師就給了一張黃紙,說是貼在患處可減輕病狀, 馬 先生將信將疑的姑且試之,貼的了一個晚上,果然痛得不那麼厲害了,自此乖乖的聽話喝水,那黃紙也發揮最大功用,胸口疼貼胸口,腸胃不適貼肚子,過不久,皰疹也慢慢的不藥而癒。

  自此以後, 馬 先生隔陣子就會到 朱 老師處坐坐,和她聊聊天,甚至批公文,說是喜歡那兒的氣氛,而 朱 老師要病患做功課背念的二十字真言──忠恕廉明德、正義信忍公、博孝仁慈覺、節儉真禮和, 馬 先生更是一口氣連個逗點都沒有的背了出來,二十字箴言,正是他一生行事做人寫照,自然朗朗上口。

  訪問樹禮先生,說實話,剛開始是滿沮喪的,他會「選擇性」的回答問題,要不就非常慈祥和藹的對你瞇瞇笑而不語。但細讀 馬樹禮 先生九十八載的戲劇人生,不禁品味出老人家蒔花養草、彈琴自娛、愛吃燉羊肉,喜歡和老伴喝咖啡享受悠閒下午茶的背後,其實是涵養致遠;世事如千帆過盡,無愧於大時代託付的重任,自然怡情豁達,笑看人生。

 

 

 
回上頁

促健新知
專題報導
焦點人物
心靈分享
另眼看世界
義診室留言板
養生館
健身館
心靈館
美容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