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廣場 > 覺行精選 > 義診室留言板> 不再手舞足蹈的張西萍

   

不再手舞足蹈的張西萍
                   

文/ 梁玉明

你看!這隻最不乖的右手都聽話了

 
   「我已經很正常了,也不再吃藥了,妳看!這隻最不乖的右手都聽話了。」張西萍把背在身後的右手舉起來,開心地說:「長久以來,已經養成了把手藏起來的習慣,一時之間還真改不掉呢!」

  現年五十七歲的張西萍,是退休的國文老師,在她四十歲的時候首度發病,呈現出肌肉緊張、全身發抖的症狀,台大醫院的診斷是運動神經障礙,也有醫生懷疑是舞蹈症,因為病情嚴重的時候,她會不由自主地手腳亂動,甚至從床上動到床下來,好心的護士就替她安排一張靠牆的床,另一邊用護欄圍住,免得她摔下床受傷。

   在藥物的控制之下,她過了七、八年還算正常的日子。民國八十六年病情再度嚴重起來,藥量也不能一直增加,因為藥物可以把失控的神經固定住,同時也把正常的神經僵化了。「這樣的日子還要過多久?為什麼我會過得這麼苦?」張西萍的心底經常浮起諸如此類的疑問。
她終於撐到了退休的年資離開學校,在大學同學的介紹之下來看朱老師,朱老師說:「妳是一個個性很強、心裡面很計較的人;妳前世積了有很多債務沒有清償,如果這一世不修的話,下一世還是會很苦,而且債會越積越多。」她驀然想起:每次校務會議的時侯,她總是極力地控制著,右手不要亂動,身體不要發抖,讓別人看不出她的病情,只看到她臉上的汗一直往下滴,這就是個性強的表現吧!同時她也想到:她常常心中不平兄弟姐妹們各個都長得高大而健康,只有她長得又瘦小又不健康,這應該就是前世欠債的表現吧!由於有了這樣的認知,所以在朱老師為她治療期間,她非常認真地做功課,病情也很快有了明顯地改善。

   有一回她和朋友出國旅遊,回來之後病情突然又加重了。朱老師問她說:「妳是不是沒有按時做功課啊?」她說:「由於旅行在外,水土不服,第一天就又暈又吐,旅館裡也不太方便,所以這段期間就沒有做功課。」

  「所謂還債,就是每天按時一定要做的事」朱老師說:「難道妳人出國了,家裡就不用繳貸款、水電、瓦斯費了嗎?」

   朱老師的比喻在別人聽來稀鬆平常,卻讓歷盡艱苦的她悔恨交加,以往的種種痛苦情狀,又一一浮現在心頭。想當初每天吃四次藥,仍然控制不了病情,反而把日常生活必需的種種動作都僵固住了,連轉頭都有困難的她,活像個機器人一樣。經過朱老師的三次治療之後,藥量減少為一天一次、七天一次、發作時才吃藥,到終於可以不必吃藥了。這一路走來的欣喜與快慰,早就把以前的絕望與無奈覆蓋住了,也才有心情和朋友去旅遊。想不到精神一鬆懈,就把做功課的事拋到腦後去了。這樣怎麼對得起朱老師?也對不起那些冤親債主,難道還要再回到醫院去重來一次嗎?還要給台大醫學系的學生當作教材嗎?還要再過那種生不如死的日子嗎?
「我決定好好做功課!我要把業債還清!」張西萍在心中發出了無聲的誓願,從此把做功課當作首要之務。朱老師要她每天做五圈到八圈,她一點都不敢偷懶,最近發現許多已經過世的親友,都以年輕時的面貌出現在她的夢中,默默地向她致意,她感覺有點奇怪,難不成他們都因為她做功課而受益嗎?

   總之,朱老師已經為她解除了痛苦,同時她也找到了償債的方法,今後只要按時做功課、把好強的個性改掉、凡事不要太計較,就可以和先生、女兒好好的過下半輩子了。

 
回上頁
 

促健新知
專題報導
焦點人物
心靈分享
另眼看世界
義診室留言板
養生館
健身館
心靈館
美容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