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廣場 > 覺行精選 > 專題報導 > 探索緣生之謎

正念淨心佈施行

沈詩醒

  慈悲喜舍、樂善好施,是一種美德,一種修為,一種境界,一種能動力

  “施人慎勿念,受施慎勿忘。……”這是漢代崔璦,字子玉所撰《座右銘》中的第三、第四句。說的是:已佈施給他人的財物,千萬不要再去想;接受別人的恩施,千萬不能夠忘記。此《銘》五言廿句百字,盛行一時,傳誦千古,深入人心。直至今日,每遇施人或受施,夫君子平,總也不忘念誦《銘》句,以此自勵或與家人共勉。

勿念勿忘施與受

  在我的耳聞中,有他少年時代的一段故事,是講五十年代由他父母在臺北開設用以維持全家生計的小作坊,專制蘭記豆腐乳。意外的強颱風肆虐,淹沒了小作坊,毀壞了豆腐乳。幾番周折,災至滅頂。就在欲死不得,欲生不能的當口,友人的鼎力相助,才使重創中的小作坊,傷痕累累地站立起來……此後,經歷了半個世紀風風雨雨的“蘭記”食品,聲名遠揚,但其中蘊含最深一層的意義,就是事業“重生”如同“生命再造”。這一刻骨銘心的記憶,讓他今生難忘。以後,在他成長的過程中,每遇他人有困難,他都會盡力而為,哪怕自己手頭並不寬裕。

  他常以手掌向上、朝下兩個動作比喻“施”和“受”。教人必須無怨無悔地去幫助他人,而情非得已急需他人幫忙,在得助後,切記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但平日一般不要輕易伸出掌心向上的手來,以免長養貪念。在他的心目中,慈悲喜舍、樂善好施,是一種美德,一種修為,一種境界,一種能動力;急難之中受人援助,意味著人不棄我,天道酬勤,是一種善緣,一種磨煉,一種激勵,一種福報。漫漫人生路上,誰能沒個順逆際遇、好運歹運?!面對人生,不論站在“能施”還是“受施”的立場感觀,都應該懷著感恩、感激的心。因為沒有“能施”一方急他人所急、想他人所想的真情流露、無私奉獻,加上“受施”一方的予以機會、成全善願,要達成佈施行,便無可能。由此可知,要成就佈施行,必須具備“能施、受施、施物”的和合,三者缺一不可。

  有了施主的善行,受者的成全,那麼如何看待佈施及清淨施與不淨施呢?這堬o涉到一個人的品格與修養。現在回到主題,讓我們先來瞭解佈施的內容,再從淨施與不淨施,來看能施者,淨心與否。

佈施內容知多少

  且看佈施功德,並非佛家專利,但卻是佛門無論出家在家修行者,成就菩提道的必修功課。

  佈施一詞,是梵文“d?na”的意譯,也可稱作檀施、檀信。本義為:以己之衣食等物分佈他人,施惠予大德及貧窮者。換言之“布恩施惠”,也就是以慈悲之心,施福利與他人。約當西元一世紀,佛法在印度進入大乘時代,佈施的內容,隨著人格的提升也相應得到擴大:由二施而三施、四施、五施、七施、八施、十施乃至三十七施等等。

  所謂二施,一為財施,一為法施。法施,分世間法施與出世間法施。若大德或大善知識正法奉行,向善男信女勸發菩提心、大悲心而演說不淨觀、持息念、四靜慮、四無量、四禪定、五神通等法,稱世間法施。勸人正念正行,修證菩提道者而演說三十七菩提分法及三解脫門等聖法,稱出世間法施。

  三施:即財施、法施、無畏施。無畏施,也就是以大無畏精神,救人於厄難之中,安撫他人因恐懼驚悸而不安的心。

  四施:即施筆、墨、經、法。前兩者筆、墨施,是成全他人發心書寫經典的善願。經施,是刊刻流通經書,令人讀誦之後心向善道。法施,是隨機說法布教,使人聞之而修因證果。

  七施:一施旅居他鄉之客;二施行旅中人;三施染疾生病者;四施病者關愛、護理、探視;五舍田宅為寺;六施錢財食物給十方或常住僧眾;七隨時施,即適逢寒來暑往,青黃不接,及時布衣施食及其他物品。

  此外還有五施(詳見丁福保《佛學大辭典》),八施(詳見《集異門足論》卷十八),十施(詳見《佛教大辭匯》),三十七施(詳見《佛說佈施經》)等等。所有種種佈施,大致分為兩類:一為“佈施時,不求世間的名聞利養等報,但為資助出世之善根及涅槃之因而以清淨心行佈施者,此名淨施。”一則“以妄心求福報而行佈施者,則名不淨施。”(見《中華佛教大百科全書》)……詳文請參閱覺行雜誌第十六期

下一頁


促健新知
專題報導
焦點人物
心靈分享
另眼看世界
義診室留言板
養生館
健身館
心靈館
美容館